秦沐心已经认定叶双双是重生的,如果不是重生,如何能有本事研究出治疗疟疾的药,虽然厌恨,但对于叶双双的医术,秦沐心还是认可的。

    可是确定了又能如何呢,秦沐心有些沮丧,如果说宅斗,重生一次的秦沐心确定自己绝对能弄死叶双双。

    可是叶双双现在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远在天边,做的事情与男人一般无二,人品医德受到无数人的赞扬。

    如果说一开始还有人诟病她一个女人却抛头露面不守妇道没有女德,在经过皇帝明显的圣宠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说这话了,外面是一面倒的赞扬。

    而她秦沐心,只是一个困在后宅的女人,既没有本事如叶双双一样踏足外面男人的世界,也没有能力把她的手伸到南诏去对付叶双双。

    更不要说叶双双解决了南诏人最大的威胁疟疾,如今在南诏怕是皇帝的话都没有叶双双的话得人心。

    这样的人脉名气,她就是能把手伸过去又能对叶双双如何呢?真的是越想越让人绝望。

    京城里发生的一切,南王府的风起云涌,秦沐心对叶双双的总总猜测和心结,叶双双全都不知道,她现在正抓着脑袋愁银子不够用呢。

    不得不说,皇帝给的赏赐真的很及时,叶双双虽然没有皇上想的那么缺银子,毕竟她一天到晚那么多病人,收入不菲。

    但也确实没钱了,因为她赚的多,同样的花销也不少,主要是群医阁的建造实在是太耗费银子了。

    叶双双不想将就着图快,随便盖一盖就算了,她想要建造一个就算过了几千年也一样能屹立不倒的建筑。

    所以一切细节精益求精,无论是质量还是精美程度,叶双双都要求建造的精细再精细,这么一来,建造速度自然慢下来,可耗费的功夫银子却更多了。

    叶双双给人看病收钱并不高,因此赚的本就少,加上盖群医阁做一些细节,比如门窗的雕花之类的大家师父价钱都是极高的。

    这还是在这些人感恩叶双双,收的钱都是少之又少的情况下,要是真按照这些大师们的身价要钱,叶双双早就没钱了。

    就在叶双双为钱差点头秃的时候,皇帝的赏赐终于及时到达了,来的钦差里还有两个护卫倒霉的得了疟疾。

    幸好因为叶双双的原因,如今南诏随便一个医馆就能买到治疗疟疾的药丸,这两个护卫花了两百文钱,买了两颗药吃了,休息了两天就好了。

    钦差到达的时候,带着皇帝给的赏赐足足拉了十来辆马车,里面满满当当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药材,布料,首饰以及赏赐给叶双双的黄金。

    跟随着钦差一起来的,还有工部负责给叶双双建造郡主府的人,这也是皇帝特意给的待遇,而且还特意下旨,让把郡主府比照着公主府来建,可见皇帝对叶双双的喜爱。

    工部的人来了之后询问了叶双双的意见,把郡主府同样建造在了洱海边上,离着群医阁很近,方便叶双双往来群医阁和郡主府。

    郡主府叶双双完全不用操心,规制之类的都有定例,工部的人会自己搞定,现在叶双双兴奋的送走钦差之后,就拿着金子继续去建造群医阁了。

    这段时间慕名而来的郎中和病人简直翻倍增长,因为叶双双的名声传到了京城,如今来的郎中已经不止是南诏的了,还有从其他地方来的郎中。

    各地郎中汇聚到一起,首先语言就是个大问题,叶双双无奈,只能找了人教导这些来了南诏之后走到哪里懵圈到哪里的郎中们先学习南诏话。

    其实叶双双还有个想法,她想让南诏被开发出来,美丽的彩云之南不该成为一个世人眼中的流放之地,这里明明是一片宝藏所在的地方。

    这里四季鲜花常开不败,这里的风景宜人,这里的水土养人,这里有着最多的民族文化,最美的人间仙境,这里不该被误解。

    但是要开发出来,语言也是一个大问题,只说南诏话,不说官话是无法和外界交流的,所以叶双双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引导着身边的人学习说官话。

    收效还不错,偶像的力量真的是无穷的,而叶双双的影响力绝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偶像可以表达的,她甚至是一些百姓的信仰,是他们心中的神。

    叶双双的一举一动,让崇拜信仰着她的人都在不自觉的模仿,叶双双总是说官话,一些狂热崇拜着她的百姓们就开始自发的学习官话。

    所以当叶双双还在犯愁如何在南诏普及官话的时候,有一天却突然间发现,她身边的一些南诏人竟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口中偶尔会蹦出一句官话来了!

    叶双双趁机找到张经国,和张经国商量了一下,决定开办一个教导说官话的学堂,请两个夫子来专门教人说官话。

    当然这个课堂是不要钱的,也不需要人非要天天来,只要有空的时候来学就行,学习进度自己掌握,给来学官话的人最大的自由度。

    这个学堂叶双双准备等群医阁建好之后开办,位置就在原来的医馆,毕竟这里也是叶双双拿钱买下来的,搬走之后空着叶双双舍不得,不如用来干点有用的事情。

    到时候学堂,请夫子的钱叶双双都包了,来学习官话的人叶双双还负责给茶水。

    张经国想了想,决定自己也出些钱,让每个来学官话的人都能喝一碗热粥。

    如此有了叶双双的吸引力,还有了喝粥的实惠,来学官话的人自然就会多起来。

    其实张经国自己也不是没想过推广官话这件事,他也知道如果南诏人都会说官话,对南诏的发展肯定有好处,南诏的风景是真的好,要吸引文人骚客真的很容易。

    只是这事情不是那么好做到的,老百姓平日里干活很累,难得的空闲就想着多休息,哪里会愿意费时间用在学习官话上,而且周围的人都说南诏话,官话学了也没用。

    再者那个时候疟疾横行,风景再好很多人也不敢去啊,如今疟疾的危险没有了,再把交流问题解决,南诏打造成一个吸引文人墨客的旅行圣地就不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