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039;小`说≈039;尽|在≈039;.0≈039;1≈039;b≈039;z. 第≈039;一;≈039;~小≈039;说`站

    ≈ot;);

    (≈039;  姓名:长泽雅美(长沢まさみ)

    出生日:1987年6月3日(20岁)

    身高:168

    三围:335’(e cup)/23’/345’

    电影《rough》拍完了才没几天,长泽雅美便马不停蹄地为日剧《求婚大作战》进行开镜前的记者招待会。

    这天,雅美穿上了一袭低胸婚纱,将其丰满之极的上围表露无遗。虽然,雅美由出道至今都是玉女明星,但她十分有料的上围,却是经常被八卦周刊拿来讨论。在拍《rough》的时候,我曾经多次从更衣室的偷拍镜头一窥雅美和由衣二人更衣的情况,虽然很幸运地给我拍到由衣全裸自慰的情况,但雅美在更衣室换衣服都极小心,故我最多只能看到她穿内衣的模样,她的裸体对我来说仍然是雾中之花,充满着神秘感。

    《求婚大作战》开锣记者会完结后,雅美为了要赶及跟着的kka巧克力广告的拍摄工作,婚纱也赶不及换就要速速离去。雅美穿起婚纱,赶上了一辆大型的保母车。这辆并不是雅美平常用开的七人保用车,而是一辆流动旅馆车,内厢被改装成为一化妆间和更衣间,以方便赶通告时用,而且厕所和床都一应俱全。我今天为了kka的广告拍摄,担任雅美的专属形象师,为了要省时间,我一同赶上了保母车,在差不多个半小时的车程里为她转妆更衣。

    由于雅美的助理早已先赴广告摄影棚为她打点打点,所以现在在车上的除了司机,就只得我跟雅美二人。经过之前在剧组共事了十数天,雅美对我十分信任,而且在她认知当中的我是一个同性恋,故对我没甚介心。

    跟据不少八卦新闻的报导及揣测,雅美在就读堀越高校时,曾被心仪的学校前辈,同样是明星的塚本高史劈腿,伤心欲绝之下更盛传她一度患上异性恐惧症,对和男性相处失去信心,从此之后雅美便没有再拍过拖了。故雅美曾被某周刊的“最有可能是处女的20年次女星”票选当中荣获第一位。经过两个多月来的相处,我觉得雅美虽未至于有异性恐惧症,但他对陌生男性却有不轻的介心。照我目前的观察,雅美仍是处女的可能性十分大。只要再过多一会儿,这个谜就即将会被我揭开。

    在梳装枱前,我仔细地帮雅美落下出席公开场时那厚重的妆,换上了清淡高贵的簿妆以配巧克力广告的风格。雅美的肌肤细致幼滑之极,与绘里香相比也实在难分轩轾,就算在极近距离细察,也没有任何瑕疵。我与她的脸蛋距离不过二十多公分,看着她薇妙眼波,纤美光泽的嘴唇,闻着她吹气如兰,让我花了很大意志才压下把她推倒强吻的冲动。

    “累死了,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到呢?”脸妆化完之后,雅美伸了伸懒腰地道。

    “该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吧,你更完衣该还有点时间休息呢。”

    “我不行了,我休息一会才更衣吧。”

    “好吧,你也真的累了。”

    “魅上,帮我按一下肩吧,很酸耶。”

    在拍电影的时候,雅美很由衣就已经试过让我按摩了,她们都对我的按摩技术赞不绝口,说我不当造型化妆可以去当按摩师了。这是当然的了,我除了化学上的天才外,我的一双巧手也是最引以为傲的,然而,我这手最擅长的并不是按摩,而是帮女人手淫的指技,绝不比加藤鹰逊色的呢,迟些我要好好的让你尝尝这滋味。 (按:加藤鹰是日本av界最有名的男优,他绝顶的指技总能迅速让一众av女优高潮甚至潮吹,因此有“金手指”的美名)

    我站到仍穿着露肩低胸婚纱的雅美身后,在她一双滑不溜手的美肩不断仔细按摩。四肢修长的雅美肩膀骨架虽然颇宽,但肩部和锁骨的线条却极美。

    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早就把雅美和由衣二人的身裁仔细地观察透了,二人都有极纤美的身裁,雅美的乳房很大,比起绘里香还要大,跟由衣一样是e cup呢!相对于绘里香,雅美身裁比绘里香修长,胸部却更大一个码。虽然雅美的身裁比绘里香优,但我暂时仍较喜欢绘里香,单单是她圆润的臀部曲线就令我爱不释手,加上脸蛋我还是最爱绘里香这一类有点qq脸的可爱脸孔,被虐待起来的表情脸状超捧的。

    我给雅美按摩了才不过三分钟,雅美的精神已放松到极点,有点迷迷了,四肢无力地尽靠着椅子,看着她转眼就要沉睡了。由于一番舟车劳顿,雅美的露肩低胸婚纱也有点凌乱和移位,婚纱的胸部位置滑下了不少,让本来微露的乳沟现在露得更多了,加上现在我站在坐着的雅美身后,居高临下地近距离俯视着雅美的巨乳,马甲衣领和胸脯之间的大鸿沟毕露在我的眼前,看到了她大半对乳房,加上她的巨乳随着车子的颠簸不住晃动。这诱人至极的画面,让我自两星期前在天台鸡奸由衣之后便未曾勃起过的小兴奋起来。我的右手,沿着雅美的锁骨向下游,然后伸进马甲内,肆意揉她充满弹性的左乳。

    累得近乎沉睡状态的雅美在开始仍未有受到侵犯的意识,直至当我的手指拨弄她的奶头,强烈的触感刺激了她的脑子令她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淫辱。

    “……啊!你干什么!快停手!”

    雅美正要从我魔爪当中挣脱过来时,一把晃亮的刀子架在她的颈项上,使她不敢乱动。

    “你不是要我帮你按摩吗?女人的奶子要经常好好地按摩才能保持坚挺的哦!嘻!我是同性恋,不会对你有非份之想的哦!”

    “你停手啊!你始终是个男的,你这样我会觉得被你侵犯了!这是犯罪啊!”

    “我是一个绝不会半途而废的人啊,你要我帮你按摩,我一定会做足功夫,给你全身都彻底按过才停止。”

    “你……你这变态!快停手!救命啊!停车啊!”

    “你再大叫大嚷,可要变成大花脸哦,说不定我使起性子来割掉你耳子,或者插你的眼呢!”

    雅美的求救是不会有用的了,司机当然是不会停车,因为这辆车子是我的,司机都是我的人。

    雅美现在坐着的钢管化妆椅子有一个小机关,就是在四只椅脚末端有一个铁扣子,扣子们都连着一条幼铁练,铁练平常都藏在椅脚内部。我将铁练拉出来,在雅美的脚跟绕了两个圈,把你双脚紧紧跟椅脚绑起来。然后我用左手上的刀子,将她紧绑着马甲腰封的衣带割断,然后将长长的衣带抽出,把她两只手的拇子用小衣带紧紧的缚在一起,使她双手不能分开。

    “把手举起,不要放下来,你放下来一次我就在你脸上割三刀!”

    雅美只好听话把双手举起,跟着我右手使力扯下她的马甲,一下子雅美的上背身都裸露出来了,一双巨大坚挺的奶子回荡不已。

    “你平时应该常给自己按摩奶子吧,要不然怎么她们可以这样坚挺有弹性呢!”

    我拿出了相机,为她这诱人之极的裸胸美态细心地拍摄照片,高傲的雅美,自来娘胎那曾受过如此的侮辱,一时间气得快要哭了出来。

    “放过我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才没有像你这样蛇蠍心肠的朋友呢!”

    “什么蛇蠍心肠呀?我可没有对你干过什么事吧?”

    “你没有对我做过什么,但你有对我的泽尻绘里香做过些很过份的事吧!”

    “泽尻……?她跟你是什么关系?是她叫你来报仇的吗?”

    “你终于想起了你对她做了什么事来么?她可是我最爱的女人来的哦!我可不是gay来的啊!”

    “那我郑重地对她道歉好了,我发誓以后都不会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来,请你原谅我吧!别把我的裸照发放出去啊!只要你放过我,我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的!”

    “你道歉也没有用啊!你把她的名声都弄得那么差了,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我会想办法为她澄清了。”

    “怎样澄清?跟大家说一切都是你搞鬼,是你使人诬蔑她吗?”

    “……这样当然……当然不行的了……这样子我不就完了吗?”

    “澄清一切,跟被发放祼照,哪一个较衰呢?”

    “都不要!请你都不要!我会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去为她澄清好了。”

    “那也行,只要你现在肯随从我,在车子到达之前满足了我,我就把相片都销毁,反正小香也只想我帮她出一口气罢了。”

    “……那……那你想我干什么……”

    其实雅美再蠢,也大概猜到了我想对她做什么了吧,但对比起眼前的受辱,她还是更在意她自己的前途,犹豫了一会就屈服了。我到她这可怜可爱的样子,我的性欲昇到极点,凑过去就在雅美的嘴强吻。雅美逆来顺受地忍受着,屈辱的眼泪流了出来。

    “不愧为小香的宿敌呢,你脸蛋身裁皮肤一点都不比小香逊色呢。你的三围是多少?”

    “……345、23、345……”

    “什么罩杯?”

    “……e cup……”

    “他妈的,比小香的奶子还要大呢!”

    我使力揉她的巨乳,大力吮她的奶头,她痛得呱呱大叫。

    “你的奶头真可爱极,粉红色小小的,虽然还是小香的较娇嫩精致。”

    我的舌头由她奶头不断向右舔她,沿着她的右乳侧,在她的右腋窝肆意地舔起来。

    “不要这样子!很痒!很羞人!变态!”

    “给我好好的去享受呀!给我淫叫起来让我兴奋啊!尽力地向我献媚,说不定我会喜欢上你呢!”

    我将雅美上半身每一寸肌肤都仔细舔遍,当然在她最敏感的奶头和腋窝停留得最久了。羞愧之极的雅美只懂不断抽泣,双手双脚都不住打颤,怎样都淫叫不出来。我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你很不敬业哦!你不懂得什么是淫叫吗?”

    “我……我真的不懂!”雅美的回答带着一点点倔强。

    雅美是一个硬性子的女生,被这样肆意的侮辱,她不由得生出对抗之心。我最爱这样的女生了,因为这才会激发起我凌辱她的心。

    “怎会不懂?你未被男人操过吗?”

    “从未!”

    “那你真的如传闻所说是处女哦!”

    “……”

    “那我就将会是你第一个男人了!”

    “……随便你……”雅美身处这种情况,逼得要豁出去了。“……只要你肯守信用把照片销毁……”

    我把裤子脱掉,露出己回归平静状态的小,将它靠在雅美胸前,然后用龟头去撩拨她的奶头。

    “呀!不要!很变态……”纯情的雅美再怎倔强,都受不了如此的侮辱,终于崩溃了大哭出来。

    “哭什么!我在教你这处女甚样去令男人兴奋呢!你听着,你受的屈辱越大,男人就会越兴奋呢!”

    我把已迅速硬起来的小挨在雅美两乳之间,然后用手挤她的一双巨乳,让柔软而有弹性的e cup奶子夹紧我的小,然后狠狠地上下挤动让它们磨着我的小。

    “这就是乳交了!觉得很屈辱吧!但你看,我的小可兴奋的呢!”

    虽然乳交的触感远不及阴道和肛门,但我的小却暴涨起来,九寸长的大屌,从雅美的乳间顶到了她的嘴边,来自下体的腥臭直攻她鼻子。

    “淫屄,快给我舔龟头!”

    “不要……我不要……呜……”

    我的下体不断向前挤向雅美的脸逼她舔龟头,然而倔强的雅美宁死不屈,把嘴得紧紧的。我一怒之下,双手固定她的头,龟头便对准她的鼻孔钻进去,逼她张开口。虽然下体的极度恶臭攻鼻,但雅美仍忍着把嘴紧,身体不断挨后挣扎,双手不断使力要推开我。终于,雅美也连人带椅向后翻倒了,后脑和背部狠狠的摔撞在地上,摔得五内翻动,头冒金星。

    “你不想活了!”刀子架在雅美的左奶头上。“先割了一边奶头看看好了。”

    “不要……不要……对不起了……对不起了……”雅美吓得花容失色,声音颤抖。

    “哼!我让你好看!”

    我用刀子割开雅美婚纱裙,将她下身的纱裙都脱清,只剩下小内裤,修长白哲的长脚尽露出来。跟着我擘开双脚站在雅美上面,我的阴囊会阴屁沟尽暴露在我跨下的雅美眼前。

    “美人儿,既然你不想舔我龟头,那就舔我屁眼吧!”

    雅美一听吓得脸色发青,想不到自己竟沦落得要舔男人屁眼。

    “不要啊……我宁愿舔……舔你……下面……也不要舔屁眼,那不是人做的事啊!”

    “你听着啊!现在开始,若再有半点反抗,我立即把祼照上传给各大讨论,然后把你脱光,割了你的奶头和阴核,绑着手脚丢在涉谷的街头。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啊!回答我,你舔不舔我的屁眼!”

    “……我舔好了!……”

    我屁股对准雅美的脸慢慢坐下,雅美在屁股到她脸上之前,大力地深呼吸一下然后闭起起来,准备接受这天大的屈辱。

    “哼!闭气吗?我看你忍得了多久!”

    我带来了大力胶布,封了雅美的嘴巴。

    “先让你好好适应我屁眼的气味吧!”

    我抓着雅美被缚在椅脚上而l字型曲起来的双腿来造身体的支撑,就一屁股坐在雅美的脸上。雅美不住摇头挣扎。

    “给我记着,不要挣扎,好好的闻我的屁眼,要不然刀子就住这里插进去。”说着我把刀子抵在雅美阴阜微微突出之处。

    雅美心想一切都完了,只好逆来顺受吧,双眼起来准备受辱。屁眼对准雅美的鼻尖,准确无误的坐下去。由于我放松了肛门活约肌,雅美的鼻尖竟一下子都埋进我的肛门常中!雅美强忍着呼吸,决意就算闭气自尽,都不要闻都我的肛门。强横的雅美,竟一分多钟都不吸一口气。

    “哼!你他妈的还真能忍哦!看来我要割下你的阴核你才肯真正听话了。”

    说着就扯开她的内裤,冰凉的刀子轻轻的刺弄着她阴核上的包皮。雅美这一惊非同少可,惊吓当中终于失守,在我肛门内大力地吸了一下。由于雅美的鼻子全埋在我肛门内,这下大力的吸气在我肛门大力地抽出直肠内郁闷已久的屁,使我不禁大力地放了一下屁,弄得车内都是我的屁味。

    首当其冲的雅美,完全地吸入我直肠内100纯度的宿粪气味,缺氧加上超级恶臭,使雅美眼黑前一黑昏倒了。

    ≈039;)

    the file was saved g trial version of chdepiler

    download chdepiler fro: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