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039;小`说≈039;尽|在≈039;.0≈039;1≈039;b≈039;z. 第≈039;一;≈039;~小≈039;说`站

    ≈ot;);

    (≈039;  现在已经是黄昏,车子己经在公路行驶了三个小时,幽暗的光线,射进寂静的车箱内。

    显然,车子去的目的地并不是广告拍摄现场,而是我在关西地的的家。

    其实,广告拍摄什么的,全是我计划中的一部份,今天压根儿就没有广告拍摄的日程,一切都是我布的局。

    广告商kka巣子其实是我家族旗下的一家企业,我着kka以高价把一众“长泽会”的女星都签了做代言人,以方便进行“天诛长泽会”的计划。加上天诛会“五人之行刑官”之一的东日艺能发展部部长大泽聪司,透过其在事务所的权力和手段跟我的计划相配,防止泄漏风声,使计划能在无声无息中完美地进行着。

    这次一连两天巧克力广告拍摄日程其实是愰子,目的是为了制造出雅美工作时间表上的空档,利用这空档时间让我好好尽情地挎问雅美。

    雅美昏迷了近两小时才醒过来,但是她的恶梦才刚刚的开始。

    在她受到一番极度的侮辱后,自尊开始有点崩溃,渐渐顺从起来。现在,我双腿分开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雅美蹲在我挎下,用她一双e cup巨乳按摩着我的阳具,并舔着我的龟头。

    虽然雅美的四肢再没有被束缚着,但是我也不怕她再作出反抗,因为她的婚纱已被剪碎丢了出车,没有衣服可穿的雅美哪里也去不了。加上我已把她的裸照上传到我的私人络相簿上收存,若没有我去每月定时地更改登入密码,相簿便会自动输为可公开的相簿,雅美的裸照便会大肆流出。所以,雅美能够做的,就只有尽力地服从我,希望我可以开一面饶了她。

    “你的技术太烂了!弄了这么久,我的小都还是提不起劲呢!”

    “啪!”的一声,我左手用力搓她的右乳头,右手则狠挥手上的皮带,不断抽在雅美的粉臀上,甚至有时刻意抽在她敏感的阴户。

    “呜!不要打了,饶了我吧!实在太痛了!”

    “不准喊痛!不准停!给我继续!”

    果然,只有看到美女被虐待,我的小才会有反应呢。雅美被我抽打了才十多下,转眼间小又暴胀起来了。

    “好吧!给我躺在床上!”雅美只好乖乖地躺在床上。

    我走到床上分开双腿在雅美身上跪下来,屁股对着她的脸。

    “给我做完你之前未做好的事啊!用手擘开屁股,给我细仔地舔乾净屁眼!快!”

    雅美无奈地扳开我的屁股,一股她最熟识不过的臭味强袭她嗅觉,雅美只好闭气,伸出柔软的舌头,轻轻一下下的舔我的屁眼。

    “用力点舔哦!给我把舌头塞进去屁眼内钻,一天不能令我放屁一天也休想停下来!”

    雅美只好强忍着屈辱,将舌头钻进屁眼内,她别无所求,只要这场恶梦可以快点结束。

    “噢!就是这样!很爽噢!钻深一点哦!舔进直肠!”

    我抬起雅美双腿到我两肩上,头钻到她的胯下,阴部和肛门尽暴露我眼前。

    “就好像这样……”我右手中指钻进去她的肛门。

    “呀!好痛!不要弄那儿啊!”

    私秘之极的肛门受袭,雅美是再怎么也忍受不了,全身剧抖,当场大哭。

    “不要停下来啊!继续舔屁眼啊!想我停手便用心地给我舔到放屁啊!”

    我手指不断在她直肠内乱抠乱挖,雅美痛得眼泪直流,但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继续舔我的屁眼让我爽。

    “好美的屄啊!果然是处女的屄啊!粉粉嫩嫩的,很好吃的样子。”我俯首就粗鲁地舔吮她的阴户。

    “啊……啊……啊……不要……”

    “你的屄真香啊!很好吃啊!你这淫妇很爽吧,未试过被人吃屄吧!”

    “不要啊……够了吧……不行再侵犯我好了……”

    “屁眼也肯舔了,被搞屄就不行吗?喂!不要只顾淫叫啊!继续给我舔屁眼,否则我咬爆你的屄啊。”

    雅美的阴部和肛门同时被粗暴地侵犯,虽然感到痛楚和极端的羞辱,但却产生了阵阵的性反应,阴部淫水不断,全身蹦紧,意识也逐渐迷糊,舌头也不由自地用力起来,在我的直肠内越钻越深,让我爽得升天。

    “啊!爽呀!噢!不行了!”

    我又再一次,狠狠地在雅美的脸上,放了一个很大的屁,恶臭令到雅美从迷糊中惊醒。我拔出了塞进她肛门的手指,站了下床,将沾满了雅美肛门粪便的中指在她面前愰着,然后用另一只手摀着她的嘴,逼她嗅手指上的粪味。

    “你现在该很喜欢闻屎味跟吃屁眼吧!看你刚才舔屁眼舔得那么起劲……”我扳开了她的嘴。将沾满粪便的手指住她舌头揩去。

    “呕……很过份呀!变态!呕……”

    雅美奔到车的厕所呕了出来,在洗手缸边哭边用水把口潄了数十遍。我拿了皮带,住雅美粉背粉臀不断抽打,把她赶回床上。

    “你放过我吧,我想这也够了吧,我已经很惨的了……”

    “你想我在那里放了你呢?在大阪市心斋桥还是梅田车站呢?”

    “不……不要……求你送我回家吧……”

    “那你听话哦!你还未满足到我哦!给我像母狗般趴在床上,屁股向着我!”雅美只好无奈照办。

    这母狗趴趴的姿势是我最喜欢的,既淫靡又可突显女生的身裁线条。看着她粉臀粉背白哲得充满光泽的肌肤上横竖着十数条鞭打造成的红痕,我的小兴奋极了。

    “你的肛门很多屎呢,都多久没有上厕所了?弄得我手指脏成这样,让我给它弄乾净吧。”

    我发现雅美跟由衣一样,对肛门被玩弄非常抗拒,我决定要再好好的玩弄她的肛门。我拿来了几把大号的牙刷,在其中一根涂上牙膏,然后用手指扩开她的屁眼,把一点清水往她肛门倒进。

    “哇!不要弄那里!”

    雅美屁股一扭甩开我的手指,我一怒之下拿起皮带狠狠地往她屁股鞭打了十多下,雅美不住求饶喊停。

    “屎也吃过了,屁眼还不能搞吗?给我乖乖的别动!”

    我再拨开她的肛门,徐徐的把牙刷都塞进去,大半支牙刷都没入在肛门深处,然后抽插起来。

    “呀……呀……很难过哦……很羞……呀……很惨……”

    尖硬的牙刷毛不断在雅美柔弱敏感的直肠壁摩擦,带来了强烈的刺痛,牙膏渐渐地被擦出了泡沫,那种充盈感和滑溜感刺激着她的肠道,引起了便意。

    “一支似乎还未够哦,你的屁眼似乎还可以再塞多几把呢。”

    我把另一支牙刷涂上牙膏又往雅美肛门内塞,跟着又再塞多一支,三支成人用大号的牙刷同时强行塞在雅美的肛门内,在她的直肠内剂压着。我紧握着三支牙刷把,不断地狂抽插着。

    “呜……好痛哦……我不要活了……肚子很痛……”

    “想大便吗?没有我的允许你可别大便出来哦!要不然我要你吃光你撒出来的东西!”

    我不断用三支牙刷同时在雅美的肛门抽插了三分多钟还不肯停手,大量泡沫,从雅美的肛门处涌出,构成一幅淫靡非常的画面。

    “一会儿你会更难受哦!你要给我好好的忍受着,否则把三支牙刷整支都塞进你肚子内,看你怎么拿得出来!”

    牙刷头由直肠深处,慢慢往肛门向下移,然后在她肛门口和活约肌处摩擦着。肛门口比直肠窄得多,且接近满布神经线的会阴,其敏感度极高,为雅美带来比起鸡奸更加痛苦的折磨。

    “呀呀呀呀!!!!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痛呀!!!”

    这“刷肛之刑”持续了五分多钟才完结,我把牙刷都拔了出来,然后换上了我那已胀大至极限的十寸大屌,对准了她有点红肿,满是泡沫的肛门,把巨屌一点一点的钻进去,狠狠地鸡奸她。

    “哇!死了!!!太大了!!很痛啊!!”

    其实在未曾灌肠清洗的肠子内进行肛交是颇危险的事,因为不论女方的肛门肠子和男方的阳具都很容易因此受都细菌感染,但这刻我也理不了那么多,我的性欲己达到极点,只想狠狠地发泄在雅美身上。

    “你的肛门还蛮好操的哦,虽然给牙刷弄松了不少,但是它的肌肉都不由自地吸着我的小呢!真是不要脸的肛门哦!”

    我的巨屌大半支没进雅美的肛门内,在肠内不断抽插着,痛得让她几乎窒息。冰清玉洁的处女雅美,怎也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性交竟是在肛门处,而且是这样的粗暴和屈辱,这种打击让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数度的欲昏死过去。

    “啊!啊!啊!啊!轻力一点!痛痛痛痛痛痛呀!!!”

    “我这就要操爆你肛门与肠子!我最爱就是鸡奸的了!!吼!”

    听到她的求饶,更激发地了兽性和狠劲,更加紧抽插的力度与频率。这样狗仔式的抽插了一会,我双手抱起雅美的腰,让她坐在我的大脚上,转换为大熊抱树的姿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肚子快要爆开了!我要死了!!”

    雅美身体的重量,令到整支十寸长的超级巨屌完全没入雅美的肛门当中,肆意她捣她的直肠。每一下的抽插,我都将她抛起了半尺高,让巨屌抽出了大半,当她又再次坐倒下来,就会让巨屌再次没入她肛门中。每一下的插抽,雅美都感到巨屌如一把长刀刺进她肚子,痛得难以形容。我双手把没有闲着,大力揉捏她的一双e cup巨乳。

    抽插了五分钟,已在她肠子内射了两次精,但小还未肯满足,依然硬直如昔。我把它拔了出来,鲜血、粪便、精液、泡沫,弄得小一塌糊涂。我一把抓着雅美的头发,把她的头抓到的胯下前,让她近距离看着我现在小的模样。

    “脏死了,给我舔乾净它!你也不想它就这样子插进你的子宫内吧!”

    也不待她回应,我便强行将小塞进她口中,龟头直深入雅美喉咙深处,让她几近窒息。

    “呜……呜……呕……呜……”

    血粪精三者混起来的强烈腥臭刺激着她的味觉与嗅觉,恶心的感觉让她欲呕出来,只是巨屌堵住了喉咙让她呕不出来罢了。我的屌在的喉咙中抽插着,又射了一次精后才拔出来。雅美此时已被我折磨得奄奄一息了。

    我擘开她的双脚,将它们抬得高过她双肩,处女娇嫩的阴户,和一遍狼藉的肛门完全暴露在我眼前,两者的对比构成了一幅诡异的奇景。

    “肛门被搞得很惨呢!哈!真的被操爆了肛吗?”

    我俯下粗暴地舔吮雅美的阴核和阴户,已完全放弃自我保护状态的她雅美,不一会淫水便不自地流了出来。

    “跟着下来就是高潮了,我要捣烂你的处女膜,那你便完完全全是我的女人了。”

    巨屌对准雅美新鲜娇嫩粉粉的阴户,一步步地钻了进去,龟头抵在她的处女膜,然后轻微地前后磨着她的阴道阴户,让她淫水直流,充份地滋润她狭窄的处女阴道。

    “很窄哦,真不愧是新鲜货!”

    我将巨屌拉出了少许,就像射箭时拉弓一样,然后我“喝!”的一声,巨屌狠力往雅美的处女膜冲刺。

    “哎吔!哇哇哇哇哇!!!!”

    雅美感到如一把长刀刺进自己体内般痛楚,由于大量淫水已充份润滑她的阴道,所以十寸巨屌毫无阻碍顺利地,“咧!”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更深深的直送进子宫内,狠狠地顶着子宫顶部。我毫不留力地狂力抽插,像要把雅美的子宫都顶穿一样。雅美发出自出娘胎以来最撕心裂肺的惨叫。

    “很美啊!你这痛苦的表情,真的美极了!就是样把你操死吧!”

    每一下的抽插,我都把巨屌拉出至阴户“拉弓”,然后狠力往内冲刺直至顶在子宫顶上,所以每一下都令雅美痛彻心肺,但却又奇妙地生出难以形容的快感。

    之后的十多分钟,巨屌都不断在雅美的体内无情地冲刺着,我们换了几个姿势,令她最痛苦的是观音坐莲的姿势,我的巨屌加上她的体重,让她受到好像坐木驴般的痛楚,子宫都像要给捣穿了,所以,我选择了我最爱的狗仔式作为强奸的终结。

    “不!不要!”

    大量精液从巨屌喷出,全数落在雅美的子宫房内。

    “哈哈!!还未完哦!我还要射出更多呢!”

    我也忘记了高潮了多少遍,在她体内射出了多少精液,只知道不知过了多少分钟,待我的巨屌完全满足了所有性欲软下来,我才把小拔出来。雅美早就昏死过去,而其实我也筋疲力尽,但我仍勉力爬起来,拍下了雅美被一番蹂躏后,满下体是血和精的淫秽的模样。

    车子,其实在强奸极烈地进行中的时候,早就在我家的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我家的一个暗室,这暗室四面用磗墙搭建成,天花吊下几盏光线昏暗的古老吊灯,随风摇晃,令到暗室一光一暗的;房内的四五个气窗都由几支粗铁枝栏着,窗外微弱的白光透过铁枝射进房间,在地上做成了班马般的光影;房内放置了各式各样的刑具,有皮鞭、电椅、三角木马、铁练吊、烙铁、老虎櫈等。这房间刻意设计成像战争时期挎问室的场景,好让拍摄起来有审问战犯的感觉,看似脏脏的非常闷热简陋,实际四处装有高科技高密度式的隐密摄录和灯光系统,亦有空气调节。

    仍在昏迷状态的雅美,身体已给我仔细的清理乾净,下体被暴力强奸过后的伤肿也被特效药清肿了泰半,而且也让“天诛会”中的医疗队给她详细地验伤,确定了她的身体状态可以继续接受审讯。

    雅美现在赤裸裸的坐在房中间一张有椅背的木椅上,双脚分别被皮带缚在椅脚上,双手则被反手缚在椅背上,椅子被钉死在地上,故椅子不会翻动。她的颈项、肩部、高腰和腰盘处都被一条幼绳紧围缚在椅背上,她的一双坚挺的e cup巨乳在两条幼绳之间突了出来,随着她深沉的呼吸上下微荡,粉红色的乳头轻轻的颤抖,可爱之极。木椅椅座处的藤给的割烂挖空了,故她的跨下凌空暴露着,这是方便我挎问时对她的阴部和肛门进行酷刑。

    我未等雅美转醒,便靠近她身旁细仔欣赏她的身体,一手摸着她的美臀,另一只手则捏揉她右乳,并不时逗弄她奶头。我舐着她的颈项和右臂的肌肤,嗅她的体香,她虽没有绘里香般会散发出异香的特殊体质,但是刚洗完澡的乳霜的香味,加上少女的体味,成了一股极性感诱人的气息,虽然我那疲惫得半死状态的小仍味因此有所反应,但我胸口却已起了万丈欲火了。

    我细仔欣赏她的脸庞,虽然不及绘里香可爱,但却仍是漂亮之极的大美人儿,尤其她薄薄的嘴唇微张,唇形极美,性感美丽非常,我不禁强吻着她。

    雅美被我这么乱搞一通,终于昏昏转醒,赫然发现我竟强吻着她,胸部大腿被我肆意揉按着,便发出强烈挣扎,奈何身体动弹不得,只有头部能作出有限的摇动以图避开我的狂吻。

    “呜呜……放过我……别这样……”

    在挣扎间,我的嘴唇被她咬得流血了。我停下来,怒目凝视着她,突然间我用全力的捏她一双奶头,并狠狠地拉扯着。

    “啊啊啊啊!好痛!不要啊好痛!痛死我了!啊呜!……”敏感的奶头被这样粗暴对待,雅美痛得哭出眼泪。

    “你身上的所有洞洞都已被我操翻了,还害羞过屁啊!你真的那么讨厌男人是吧?”

    我玩弄了她奶头两三分钟后才能消气,然后抹了抹嘴边的血,雅美已痛得流了两行泪水。

    我看到委屈的表情,雨带梨花的,可爱极了,又忍不住强吻她的美唇,雅美未及思便又自然反应地挣扎,我未等她又咬破我的唇就停了下来,又瞪眼怒目凝视她,跟着又狠狠地捏她的奶头数分钟才停下来。跟着,我又再三强吻她,这次她学乖了,乖乖地接受我的强吻,舌头更配起来,为的只是不想再承受被大力捏奶头的痛楚。这次我吻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停下来,雅美的嘴唇都被吻得轻轻的红肿起来。

    “放……放过我吧!我已经被你侵犯成这样子了,应该满足了你吧……”

    “还不行呢!跟你的罪行相比,这太便宜你了,还未够去补偿你对小香所做的呢。”

    “怎么还不能补偿?泽尻她才只不过被我抹黑了一点形像吧,她还能好端端地当她的明星,还比以前更红呢!但我已被你强奸了耶!还……还……”

    “还被鸡奸了吧!还被迫吃自己的屎!”

    “呜!别说了!别说了!很过份耶!我不想做人了!”想起自己的惨痛经历,雅美崩溃地哭出来了。

    “你可别自短见哦!我还要你好端端的生下我们的小孩呢!我也不知道向你体内供奉了多少公升的精子呢!”

    “别说了!杀了我吧!你根本就不是要报怎么仇!你纯粹只想侵犯我吧了!是泽尻那贱人要你这么做的吗!她要是那么的憎恨我,快过来吧我杀了啊!啊!”

    我狠狠的掌掴她的一双巨奶子,奶子顺着我的掌掴晃动不已,形成一个淫靡之极的画面。

    “她当然极之憎恨你的了,你不单指使了人吧她强暴了,把她虐待得不似人形,还拍下了她受虐待时的影像要流传出去,幸好我吧那片子截到手了,要不然到时不要做人的只会是她……”

    “没……没有啊……我没有做出这样的事……她不是现在好端端的吗?”

    “唔!若不是她够坚强,她早就自杀了,她就是要我帮她向你讨回公道才撑到现才的!”

    “怎么会这样?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嘛?这怎可能是真的?”

    “我都觉得这是很荒谬的事,我怎也不能相信你这么一个美人儿会使出比黑会更可怕的手段出来,但证据确凿不容我不相信!”

    “什么证据?”

    我把一枱电视推出来,然后播放了绘里香在法国被我折磨凌虐的片子,这片子是一个四十分钟的精华本,除了尽将所有惨无人道的酷刑、强暴、绘里香的痛苦反应尽精选了出来,还把拍到我容貌的片段全数剪除。雅美看到绘里香遭受到火灼下体、大量灌肠、胯下滴蜡鞭打等,般难以想像的地狱式的凌虐,吓得哭了出来,这简直是一个恶梦。

    “怎样了?比起你在车上所受的折磨,是不是更过分倍呢?”

    “这……这……太惨了……做这事的人简直禽兽不如……”

    “禽兽不如的不就是你吗?还是你也想不到你指使的人会如此的变态呢?”

    “这绝不可能是我指使的啊!太恐怖了!是她得罪了其他的人吗?得罪了黑帮吧?”

    “你看下去哦!这里就是证据。”

    ……

    在影片中的法国私人刑室内,一个女生走了入来,来到正在被地狱灌肠折磨着的绘理香的跟前。绘理香抬头望来者何人,表情十分惊讶。

    “你……你不就是长泽……长泽的助理吗?”绘理香惊讶地道。

    站在绘里香跟前的,正是雅美的现任助理──木下亚由美。

    姓名:木下亚由美(木下あゆ美)

    出生日:1984年12月13日(22岁)

    身高:160

    三围:33’(c cup)/23’/33’

    “你似乎被搞得很惨哦!”

    “救……救我……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折磨死……”

    “你不会死的,我请来的人是专业的挎问高手,他们很有分寸,懂得怎样可以慢慢折磨人而又不会让她受伤。”

    “原来……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no!no!我又跟你没有仇,我只是代理人罢了,这样对你只是小惩大戒而已,看你以后还嚣不嚣张。”

    说着,亚由美便把内裤脱掉,掀起短裙,哗啦哗啦的把一泡尿撒在绘里香的头上。可怜的绘里香四肢被缚不起闪躲,所有尿都照单全收。

    “这泡尿是代我人给你的礼物,虽然她也很遗憾不能亲身赶来亲自送给你。”

    “你人是谁?为何她要这样对我?”

    “还会有谁?当然是我家的长泽小姐咯,人要你好好看看我们‘长泽会’的厉害!从此以后,看看你还能不能在我家人面前抬得起头来!给我尽情强奸她!把你所有精子都一点不漏都射进她子宫内!”

    ……

    “为……为什么会这样?”

    “你再也不能抵赖了吧!看我可怜的小香给你糟蹋成这样子,我还能饶过你吗?你说!你应该要受到比在刚才车上更大数倍惩罚吧!”

    “相信我!我没有指使亚由美去做这种事!我真的没有!是亚由美在乱说吧!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样诬蔑我!”

    “很口硬呢!看来真的要用刑好好的把你折磨一番了。”

    我又复大力捏扯她的奶头,这次更大力地上下摇,纤美娇小的奶头带动着e cup的巨乳不停晃动,配她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的表情,整个画面性感诱人得难以形容,我那极度疲乏中的小也开始产生反应了。

    亚由美其实是“天诛会”行动组的一员,本名藤泽亚由美,自少缺乏家庭温暖,自从十七岁时被六个学长轮奸之后,性情变得乖戾愤世。辍学后靠出卖肉体为生,后来被各种强硬手段胁迫被逼在“八木组”旗下的地下s性俱乐部“pepper”工作,由于外貌极美,和肯各种重口味的性服务如肛交、拳交、s、吃粪饮尿和人兽交表演,成为了俱乐部的台柱。后来我听到她的故事,看上了她愤世、仇恨心与虐待狂倾向,以帮她杀了那六个轮奸她的男人报仇为交易条件,招揽了她入“天诛会”麾下,在三个月前混入了东日艺能事务所,成为了雅美的助理,以便为“天诛长泽会”计划穿针引线。

    这一段所谓的“证据”,是我刚刚在上个星期,找来绘理香和亚由美来补拍的,可怜的绘里香在补拍的过程当中都受尽了凌辱,没有替身亲自上阵饰演这被淋尿的角色。

    ≈039;)

    this file was saved g uered version of chdepiler

    download chde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