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这话简直太欠抽,两家当时撕巴起来,还是被邻居们给拉开的。

    高妈说起这事都一肚子气,当初她是中间人,女方跟她好一顿不愿意。

    她当时就说林二婶,“你说话不算话把我装里头了,要是做不到就别答应啊,整的我在中间这个难做。行了,以后你家有啥事也别来找我了,我也不敢再管你们的闲事。”

    林小曼为此还听了婆婆几句牢骚。

    后来志国和媳妇就搬出去住了,他媳妇和他妈也不说话。他们从自家偷学的做点心的手艺,都在自家做然后拿出去各卖各的。

    他们在村子里都成了笑话了。

    她又想起年初结婚的小娅。“妈,小娅怎么样了?”

    “挺好的,小娅可是个有福的,刚结婚就有了孩子……”林母说完这句就后悔了,小心的看了眼女儿,见她一脸不在意,心里暗自叹气,“她婆婆对她也好,掌柜的也拿她为重。你三婶可满意了。”

    林母说完把炸好的地瓜捞出来,“行了,你把白糖给我拿来,不用你了,进屋一块吃去”

    林小曼没动弹,“我等你一起。”

    她站的位置正好能看到屋里,嫂子坐在炕桌边,吃得大嘴马哈,一口接一口的吃着鸡肉,倒是大魁,一边吃一边和父亲说话,还不时夹一块肉撕成细丝喂给小萍。

    林小曼看的眼角直跳。

    林母熬完糖,做好拔丝地瓜,一手端着盘子,一只手使劲拍了她一下,“把锅里给我添上水,一会粘锅上了,该不好刷了。”

    林小曼慢悠悠的去添了水,站在那发了会呆,就听到屋里母亲的喊声:“你干啥呢?还不赶紧进来吃饭?这地瓜都粘在一起不好吃了。”

    她拿了个小碗装了半碗凉水进了屋。

    马俊秀说:“赶紧吃饭,咱妈做的拔丝地瓜还行,虽然比饭店的差点,也算不错了。”

    她眉头微皱,“是吗?我觉得妈做的挺好吃的,不比饭店的差。”

    马俊秀笑道:“那是你不怎么上饭店……”这话说出口她觉出不对来,小姑子可是开过饭店的。她赶紧补救,“边城那边的饭店做这玩意贼好吃,妈,下次你和我爸过去,我请你们去饭店吃。”

    她吃的香甜,林母看的也高兴,“妈手艺当然不如那些饭店的师傅了,等明天,让小曼给你做,她做的比我做的可好。”

    林小曼淡淡道:“我可没时间,明天我就不过来吃了,我得帮我婆婆炸丸子了。”

    马俊秀吃得满嘴都是,“不用,明天我就不想吃了。”

    林母笑道:“那你想吃啥再跟我说,我给你做。这回你反应不大可真好,当初带着小萍的时候,一整吃不下东西,也遭了不少罪。”

    马俊秀撇了撇嘴:“咋不遭罪,这是过了反应期了,你问大魁,也是吃啥吐啥,遭老罪了。”

    “带孩子都这样,等过了三个月就好了。”林母对儿媳妇的态度并不以为意,现在的年轻人比她们那时候可娇贵。

    马俊秀叹了口气说:“可不,要我说,还是小曼好……”

    她不知道她是故意说这话的还是无心的。

    林小曼冷冷瞥了她一眼。

    林母脸色有些难看,不过看了眼她的肚子没吭声,倒是大魁瞪着眼珠子不乐意了,“瞎说啥你瞎说。”

    马俊秀捂着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哎呀看我,就不会说话。小曼啊,嫂子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啊!”

    林小曼淡淡道:“我生气,怎么不生气。我没想到嫂子你对我意见这么大?我好像没得罪你吧?”

    林母赶紧去拉她,“你嫂子也是无意的……”剩下的话在她淡淡的带着几分嘲讽的目光下息了声。

    马俊秀哟一声惊讶的看着她,这个小姑子,脾气很好,以前她生完小萍那么作,她都替她说话,从来没有红过脸,今天这是咱呛药了?

    她没觉出自己不对,反倒觉得林小曼有些大惊小怪。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小曼你咋这么小心眼呢?”她看公公婆婆的筷子都放下了,就嘀咕了一声,夹了一筷子鸡肉,没事人似的吃了。

    林大魁瞪了她一眼,陪着笑道:“小曼,别搭理她,她自打怀孕以后,就有些发傻,经常说话不过脑,说完就后悔。”

    林小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这解释多好啊!

    她低下头,默默吃了一口拔丝地瓜,入口香甜,慢慢嚼了,这才抬起头道:“没事。我还以为我哪儿得罪了我嫂子呢!没有就好。”

    马俊秀嘴角动了动没再说话,林大魁嘿嘿笑着,“她自打怀孕一天到晚瞎说八道的,不用理她不用理她。”

    林小曼觉得有些奇怪,马俊秀这次回来,有些太嚣张太不对劲。

    她若有所思的看着大魁,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就是她有什么依仗。

    她视线落到马俊秀的肚子上,四个月的身孕,肚子稍微有些隆起。

    她怀孕了,如果还是生女儿,她不会这种态度,好像大家都应该哄着她围着她。

    她漫不经心的问了句:“去没去医院做检查?”

    马俊秀正想开口说自己怀孕的事呢,听到这话脸上笑开了花,“去过了,人家边城的医院比咱这边医院可大多了。人大夫说了,我肚子里的是个男孩。”

    这一下,林母和林父同时惊醒的看着她。

    林母急切的问:“真的是男孩?大夫咋能看出来的?”

    马俊秀一脸得意的说:“人那医院有个机器,往肚子上这么一放,就能看出来。”

    “真的啊?这可真是太好了。”林母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咱老林家这回有后了,他爸,你听着没,真的是太好了。”

    又跟儿媳妇说:“秀儿啊,这回,你别跟大魁去了,留家里吧,妈伺候你,天天给你做你想吃的。”

    又盘算着,“明天让大魁陪你回趟娘家,这好消息也得告诉告诉你妈。我算算啊,你这哪天能生……”

    饭桌上就听林母那欣喜若狂的声音了。

    林小曼有些怅然若失。

    她这个外嫁女,再受疼也不如孙子。

    想过之后又觉得自己矫情,她跟个没出生的小孩比什么?

    出息!

    她收回心思,真心实意的道:“恭喜大哥大嫂!”

    重生俏佳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