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二字一直都刻在宏威皇帝心里,从小到大,矢志不渝。

    可是这些年来,他却感觉自己距离这两个字越来越远,越来越力不从心,是以被徐锐乍然提起,便立刻打乱了他之前的平稳心境。

    “要钱如何,要天下又如何?”

    宏威皇帝盯着徐锐看了半晌,见他不似瞎说,这才沉声问到。

    徐锐道:“圣上若要钱,那么臣便将此次从西川搜刮来的全部所得都给圣上,至于天启卫的将士,臣自会寻找他法安抚。

    圣上若是要天下,便不要打那笔钱的主意,臣会将那笔钱一分不少地全用在刀刃上,让他们开花结果,最后还圣上一个大好河山!”

    宏威皇帝闻言双眼微眯,又盯着徐锐看了半晌,似是要看到他心里去。

    “若不是你徐钢锋,谁敢在朕面前夸下这么大的海口,朕定要叫他自食其果,既然这话是你说的,朕便先信你三分,但你可得把话讲清楚些!”

    听到徐钢锋三个字,徐锐心里顿时像是吞了一万只苍蝇,好不容易才忍住恶心,耐心地对宏威皇帝解释起自己的打算。

    “圣上可曾记得,臣为圣上分析过我北国最强的一点是什么?”

    宏威皇帝点了点头:“记得,你说是国力,原本朕还不以为然,觉得朕的大军只是缺少一个能与武陵小儿匹敌的主帅,可这次朕可算是看明白了。”

    徐锐也点了点头道:“圣上记得不错,我北国最强的正是国力,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资源丰富,此乃先天优势也!

    兵法有云,扬长避短!

    既然我大魏国力最强,便该不断发扬和利用这一优势,不断削弱其他国家,最终将他们一举击溃,自然便能一统天下!”

    宏威皇帝眉头一皱:“你可别信口雌黄,单靠国力如何抵挡得了南朝的大军?”

    “当然可以!”

    徐锐冷笑一声:“只要国力够强,甚至不用刀兵便能令南朝臣服!”

    宏威皇帝一愣,问道:“是何道理?”

    徐锐道:“圣上可还记得天宝阁中的诸多宝贝?”

    宏威皇帝点了点头。

    徐锐道:“用贯了天宝阁的东西,您还离得开它们吗?”

    宏威皇帝想起每次入厕后所用的卫生纸,后宫里每个嫔妃、宫娥都在使用的新款衣物和化妆品,再看看南书房里所有窗户都新贴上的玻璃,无奈地摇了摇头。

    徐锐笑道:“若是这些东西的种类再多十倍,百倍,然后把他们卖到各国呢?”

    宏威皇帝手掌一抖,还不等他说话,徐锐又道:“这些东西都是用价格低廉的原料所造,北齐的煤铁、南朝的良丝、西梁的木材。

    臣可以用极低的价钱,从各国大肆收购廉价的原材料,然后制成高价的工业制成品,卖到原本的原料产地去。

    即使是草原上无人问津的羊毛,臣也能用纺毛机将其制成毛线,然后再做成毛衣、毛毡,去换他们的牛羊马匹!

    您说到了那个时候,天下会如何?”

    宏威皇帝心中一惊:“这不等于是让全天下供养我大魏么?到时候大魏的国库定然十分充盈!”

    徐锐笑道:“您只说了大魏,那么各国呢?”

    宏威皇帝一愣,他虽然没有学过经济学,但主理国家多年,再被徐锐一点,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其他各国将会成为我大魏的附庸?”

    宏威皇帝不确定地说。

    “不错!”

    徐锐朗声道:“各国会成为大魏的原料提供地和产品倾销地!

    资本逐利,一开始我们只需用稍高于当地价格的资本大肆收购原材料,所有商人都会优先与我们交易,久而久之,他们缓慢发展的制造业便会因为原材料不足逐渐萎缩。

    而我们再用强大的生产能力,将原材料制成工业品卖到各国,赚取剪刀差,不断提高生产规模,降低物价,增强竞争力,用不了多久便能彻底挤垮当地的潜在竞争对手。

    各国在失去自主制造业的同时,还会有大量白银流入大魏,圣上可以用这笔钱作为金融杠杆,调控国内经济,也可以集中资本,扰乱他国经济。

    到时候您想要哪个国家的哪种商品涨价,涨到多少,它就会涨价,涨到多少,而这些国家被我大魏长期掠夺,必然积贫积弱,进一步依赖进口,形成恶性循环。

    反观我国,却会国库充盈,国泰民安。

    天启卫这样的新军是很烧钱,可若大魏的岁入提高十倍,百倍,甚至千倍,万倍呢?

    圣上想要二十万天启卫真的不是梦,一统天下还不轻轻松松么?!”

    宏威皇帝豁然起身,死死盯着徐锐。

    虽然他并未完全听懂徐锐方才那些话的内在逻辑,但直觉告诉他,若按照徐锐所说,这一切都必将会实现。

    换了南北大战以前,宏威皇帝或许只是心动,但这一战着实打掉了他的高傲,就好像在溺水之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如何能不心花怒放?

    其实他不知道,除了省略了野蛮的战争环节,这一切完全就是资本主义大发展之后,西方列强凭借工业技术的优势殖民世界的套路。

    这是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野蛮吞噬,也是人类学中的优胜劣汰,放之整个宇宙而皆准的真理,只要真的实现,徐锐口中的蓝图自然不在话下!

    望着似是惊愕,似是激动的宏威皇帝,徐锐露出一抹狂热:“圣上想成为天下共主,剑锋所指不再是眼前的天下,甚至包还括大海另一边的世界,建立起一个大大的日不落帝国么?”

    “日不落帝国!”

    宏威皇帝浑身一震:“你说的这些真的能实现?”

    徐锐点了点头:“当然能,但是不会一蹴而就,要做到这些,圣上还需进行内政改革,新办学校、精简行政机构,设立银行,建立健全完善的工商体系、税收体系、监管体系。

    然后以金银为本发行纸质货币,鼓励商业发展,并建立以国家信用为背书的金融产业等等,臣在两年前奏给您的《兴国六章》中都有提及。

    两年前您不相信臣能改变世界,臣也觉得当时的大魏还不具备改革的基础和动力,但如今臣的星河集团已经证明了这个方向的正确,您也意识到改革变法的必要性。

    圣上,现在到该动手的时候了!”

    宏威皇帝满脸通红,额头的青筋不停乱跳,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兴奋,为大魏,也为自己的霸业!

    “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你的星河集团上……”

    忽然,宏威皇帝似是冷静了下来,冷冷地望向了徐锐。

    徐锐说得好听,但这一切的核心便是星河集团,到了那个时候,星河集团必然也会变成一个足够撼动天下的巨无霸,没有一个皇帝能容忍这种存在。

    面对宏威皇帝突然的杀气,徐锐却早有准备,他不紧不慢地掏出一份合同,诚心道:“圣上若是准许臣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臣愿意将臣所属的星河集团所有股份全部让给您个人!”

    宏威皇帝一愣:“为何是让给朕个人,而不是直接交给朝廷?”

    徐锐摇了摇头:“因为不能交给朝廷,非但不能交给朝廷,而且即使臣将股权交出,圣上也必须保证星河集团必须由私人经营!”

    宏威皇帝不解道:“这是为何?”

    徐锐道:“圣上想想您手中的那些皇庄便知道了,他们在商贾手中能得十分利,但在您手中却只能得两分,因为管理者没有足够的利益,便没有足够的动力,谁愿意起早贪黑,去给别人挣钱呢?”

    宏威皇帝坐了下来,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说得对,这便是人心啊,既然如此,你决不能从星河集团撤股,朕既要对星河集团绝对掌控,又要你也能从中获利,否则你这小子给朕来个出工不出力,朕去找谁?

    还有,将来若有一天,朕通过星河集团得了天下,便也会与你一同享受胜利的硕果,你可明白?”

    “这……”

    徐锐面上一愣,心中却终于松了口气,他今天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就是要把宏威皇帝也装到星河集团里来。

    星河集团马上就将上马许多关键项目,包括蒸汽机这等划时代的产物一旦出现,必然会彻底改变整个世界,对原有势力,甚至是统治阶级造成巨大冲击。

    另一个世界里的工业革命彻底结束了欧洲的封建统治,徐锐不想揭竿而起,更不想打内战,所以便只能吸纳尽可能多的原有势力。

    若是能提前将手握大权的旧贵族,甚至是宏威皇帝这个最大的封建地主改造成资本家,那么星河集团便能畅通无阻,一路向北!

    “臣还有个办法,便是采用稀释股权的方式,圣上个人和整个皇室以个人名义注资星河集团,增大星河集团的原有股份,从而重新划定股比。

    股比重新划定后,圣上代表的皇室占股67%,实现绝对控股,而臣占原股六成,换算为19.8%,以此类推。

    星河集团成立董事会,以股比投票的方式决策重大事项,由历代皇帝担任董事局主席,聘请如臣这样的掌柜负责经营,定期向董事会进行汇报。

    为保证皇室掌控星河集团,这67%的股份必须由董事会通过后才能转让和买卖。

    同时,为了保证股权的流通性,他人控股的股权可以买卖,但家族持股最多不得超过19.8%的上限,也不能卖给皇家。

    具体的方案,臣会经过仔细测算,连同其余事项一同整理成奏折密奏圣上,请您亲自定夺。”

    “好!朕准了,你尽快把股比划定方案和其他规则报上来,其余的事朕还要再仔细想想,改革变法牵一发而动全身,草率不得!”

    宏威皇帝点了点头,沉声说到。

    此刻,他的目光越来越亮,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崭新的“日不落”帝国臣服在自己脚下。

    而徐锐也喜不自胜,这一刻他算是完成了整合北朝旧贵族的第一步,着手打造一个巨大的资本利益集团的雏形。

    只要这个利益集团真的形成,即可以避免西班牙那样因为将大量利润用于享乐,阻碍工业发展的脚步,也能避免如英法那样,由于新兴资产阶级和守旧贵族矛盾过于激化,掀起内战。

    算起来,徐锐为大魏选择的进化方式更像是德国或沙俄的道路,自上而下地将守旧贵族变成新贵族、大容克,用最快速,阻力最小的方式完成改革。

    如今的世界风起云涌,时不我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