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都是璟妃的亲骨肉,也都是慕云氏之后,却袭了李氏与朱氏的恩怨缠绕于一处。温帝一旦知晓了金泉驸马的真相,便知道太子妃怀的是慕云氏之后。可他为了对慕云氏斩尽杀绝,不惜设计陷害了整个太师府,凭着这份决绝,他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江山再拱手送回到慕云氏手中吗?骨肉互残的局面岂不是一触即发?

    这等摧人心肠的事李公公实在不敢想下去。

    既然是无法解决的问题,那就必须掩埋起来,譬如这幅画卷,决不能再让别的人看见。

    他急匆匆地出了大门,向常青殿赶去。

    如果不出所料,太子的人很快就要到了。

    李公公是个久经风霜的老人了,和他比起来,太子简直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

    然而世上的事,就是这样阴差阳错。

    李重延在新阳县历练了这些月,比起之前来已老成了不少,而李公公又心慌意乱地想着画像上的事,所以他根本没有察觉从自己踏出常青殿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李重延在后面给盯上了。

    先前看密信时,李重延见他言辞闪烁,本来心里就存了疑虑,见他匆忙出殿去,更是暗觉蹊跷,于是心念一转跟在了后面。

    这宫中的路李重延自然熟悉,起初盯梢得还算顺利,不过跟到那偏门附近的时候,他居然跟丢了!

    李重延愣在那里朝四下看了半天,也看不出来究竟李公公去了哪儿。这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毫无痕迹,可他又确定李公公就是从这里去了什么地方,所以不敢走远。

    过了好一会儿,才从边上一个极不起眼的小门里钻出一个小太监来,他急忙逮住那个小太监问话,这才知道这小门后面能直通出去。

    “这门通往何处?”

    “大内……大内库房!”小太监见是太子,惊得直哆嗦。

    李重延抛下小太监,顾不得那门面矮小,也一头扎了进去。

    说是去收拾东西,却跑来了这里,这老东西果然有鬼!

    大内库房?这个时候李公公来这里做什么?

    趁父皇不在临走前想去私自捞上一把?

    不大可能啊……李公公常年受了父皇赏赐那么多,而且看着又清心寡欲,是个有钱也没处花的人,怎么看都不像会做这种事。

    李重延心下越狐疑,脚下的步子就越不敢怠慢,他刚刚走出偏门,忽然看见李公公从库房里出来,他赶紧朝边上一掩身藏了起来,所幸并未被瞧见。

    他小心地瞥眼望去,似是看见李公公手上拿了个什么东西,已是三步并作两步走远了。

    李重延恨恨地骂了一句,这老东西,竟然两面三刀将我当猴耍!

    不知道这是欺君之罪么!

    他大步走到库房前,恰巧方才那两个小太监出来,一见是太子,吓得魂飞魄散,大喊饶命。

    李重延冷笑道“你们做了什么好事?就要我饶你的命?”

    小太监们面面相觑,这才想起好像也没做

    什么,也许是刚才被李公公给吓出习惯了,见了太子恶狠狠的面孔就先心虚了起来。

    “说,刚才李公公是不是来过?”

    “……是。”

    “他来干什么了?”

    两个小太监心想完了,这才转眼间,把画像放错地方的事儿就露馅儿了?那可是圣上的画像,太子爷定是知道了心里大怒,这才亲自来追问了。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这可奇了,我问的是李公公来做什么,你们却来喊饶命,这是何故?”

    小太监的脸已经苦得嘴巴鼻子都皱巴巴地拧在了一处,却不敢申辩。李公公说了不让说,要是说了,岂不是要没命?

    李重延见惯了宫中的事,知道他们定是受了李公公的叮嘱不敢吱声,哼了一声道“是不是李公公不让你们说?说了就要摘你们脑袋?”

    两个小太监已是头皮发麻心中苦到了极点,仍是一个字也不敢吐。

    “可你们就不想一想,他能摘你们的脑袋,我就不能么?你们信不信我连他和你们的脑袋一起摘了!”李重延吼了一声。

    李公公再厉害也就是个公公,如何能和监国的太子相比。

    小太监们的脑子还算清楚,眼见是扛不住了,爬到李重延脚下哭着讨饶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是小的不仔细,不慎将圣上的画卷混入了碧海送来的物件里,方才李公公取走的是圣上的画卷,他说要趁此事未被人察觉,归还到常青殿去,还让小的们别说出去,不然就会身首异处。殿下……殿下,小的们再也不敢了。”

    李重延一愣,问道“碧海国送来的东西?不是还在路上一直都未送到么?”

    小太监们也是一愣,止了哭声答道“碧海国的东西三个月前就送到了啊……”

    李重延顿觉无名之火直蹿心头,三番两次找李公公问过碧海送来东西的事,他总是推托搪塞不说,还屡屡搬出父皇来敷衍我!这不是欺君是什么?

    等等……画像?

    李重延猛然回过神来,追问道“什么画像?碧海的东西里怎么会有父皇的画像?”

    “小的们也很奇怪,明明那画像就是从碧海送来的,一送进樟仁宫就按李公公的吩咐,照着清单全都放入了寅号十六库,一件不差,也一直未动过。怎么就变成了圣上的画像呢?况且最近半年里也不曾听说有宫中的画师给圣上画像啊……”

    “你们怎么知道那是圣上的画像?”李重延颤声问道。

    “这就是小的们疑惑的地方了。方才李公公急匆匆地来,来了就要碧海国金泉驸马的画像,我俩替李公公找了出来,因为搁的日子久了生怕弄错,所以就展开画轴来看。结果看到上面确实是圣上的天颜,李公公就骂我们把东西归错了地方。不过……”小太监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

    “不过小的当时实在纳闷,要说这画像是小的粗心放错了地方,那李公公拿走的又是圣上的画像,那金泉驸马的画像去了

    何处呢?而且小的当时还特意细看了一眼,看到落款的印章上写着四个字,那怎么看都不像是咱们樟仁宫中的落款。”

    “哪四个字?”

    “来仪御制。”

    李重延顿时觉得眼前一花,耳边已嗡嗡嗡地鸣声不断。

    来仪宫……这小太监没可知道来仪宫是碧海明皇的居殿,必然不会扯谎。这画像果然是碧海明皇的来仪宫送来的,画上之人与父皇也是一模一样,所以才会被小太监们误会是父皇的画像。

    说起来他们慕云氏末子血亏,既然金泉驸马生了三个女儿,那么父皇便是末子,这么说来……

    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

    一个和父皇一样不姓李的皇太子!

    小太监们见李重延犹如中风了一般立在那里呆若木鸡,其中一人想要上前搀扶,另一人则陪笑道“莫不是那碧海国的金泉驸马与咱苍梧圣颜有几分相似?所以连李公公都看走了眼?”

    一句话好似忽然提醒了李重延,面上的表情从呆滞转为狂笑。

    哈哈哈哈哈……

    他忽然抽出腰间的佩剑,眼中暴红如血,对着伸手来扶的小太监便砍了过来。

    那小太监只觉眼前剑光一闪,尚未回过神来,自己的手已被削落在地。

    然而李重延根本没有住手的意思,如发狂般地执着剑继续乱挥乱砍。

    一剑,两剑……砍得残肢断臂,砍得血肉模糊!

    李重延也数不清自己砍了几下,只看得眼前一片血,殷红飞溅,哀嚎不断。

    我才是太子!我是苍梧国李氏第五代的君王李重延!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谁也不能质疑!

    谁要是质疑了,谁就得死……

    死!

    李重延终于砍得筋疲力尽,手中一软撤了剑,那剑兀自插在小太监的背上,地上越涌越多的血水已淌到了脚下。

    他听得身边一片惊呼声,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已有无数的宫女和太监涌了过来,个个惊恐地看着他,几个胆大的太监则将自己扶到了墙角边。

    然而此时的李重延其实觉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清醒,他异常镇静地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掷地有声地说道“此二人看守大内库房,却监守自盗,罪无可恕!来人啊,把尸体丢去郊外,不许埋葬!”

    决不能有任何一个见过画像的人逃出我的视野,他们都得死!

    众人早已噤若寒蝉,眼见那两人都被砍成了块,也就是捡起来往麻袋里一装的事儿。可众人想不通的是,这太子平日里虽然顽皮,但待宫人却从没有残暴之事,倒不如说还算宽厚,如何今日性情大变?须知出手这样重,便是圣上在宫中也断然不会坐视不管的,难道是任了几日监国,便长了脾气?

    李重延站起身来,又喝道“来人,扶我回宫!还有,今日之事,不许有人在太子妃面前提起半个字,如让我听到半点风声……”他转眼朝地上的尸体瞧了一眼,又扫视了一圈。

    何须多言?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