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车厢内人声鼎沸,不少人都坚持己见。

    见光头男子有些不服,顾晨也不惯着他,直接从兜里掏出人民警察证,并打开亮在他面前。

    与此同时,卢薇薇也拿出自己的警察证,同时摆在他面前。

    光头男子瞬间就呆住了:“这……这还真是警察啊?”

    “那我现在可不可以说两句?”顾晨问他。

    “可……可以,当然可以了。”光头男子瞬间秒怂,他也不敢大声说话了,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道:“你说三句都没问题啊。”

    此时此刻,原本热闹的车厢,也瞬间安静下来,不少人都愣住了。

    “原来还真是警察啊。”

    “有警察在现场,大妈,您别担心。”

    “是啊,车厢内丢失的东西,它总不可能飞到外边去,肯定还在这里的。”

    见有警察在场,原本也没主意的大家,瞬间都来了精神。

    顾晨在听取大家和当事人的情况汇报后,也大概知道了情况。

    老大妈在车上触景生情,便和大家讲述了自己跟丈夫的一些事情,联想到这里,便将自己胸针上那颗钻石的情况告知给大家,因此才引来贼惦记。

    可刚才顾晨在跟检修师傅闲聊时,进入隧道的时间也不过短短几十秒。

    但就是在这短短的几十秒钟时间内,老大妈的钻石胸针就不翼而飞了。

    联系到老大妈的自述,在列车进入隧道时,曾感觉胸口被碰了一下,等列车驶出隧道之后,胸针却不翼而飞。

    由此可见,老大妈的胸针,很有可能被他附近的乘客,在利用车厢短暂进入黑暗的时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小叮当之势,将老大妈的钻石胸针忽然窃取。

    顾晨扭头看向周围,说道:“请大家配合一下,坐回到各自刚才的位置上,不要拥挤到这里。”

    一听顾晨发话,先前还挺倔的光头男子,立马帮腔道:“听到没?警察同志让你们都坐下,都坐下吧,不要打扰到警察同志办案。”

    大家“哦”的一声,立马坐回到各自的方位。

    顿时,乘客的具体位置已经非常明了。

    老大妈坐在5车厢最后排的靠通道位置。

    而她的另一侧,坐的林欢,前排分别坐的是抱着玩具熊的小男孩和光头男子,两人看上去像父子。

    只不过,小男孩坐的是靠通道位置,而与小男孩隔着通道的另一侧,也就是林欢的前排,坐着之前在江北南站候车厅,将小男孩撞翻在地的短发男子。

    这几人,都是可以在短时间动手的人员。

    考虑到小男孩的可能性不大,顾晨很快将作案人锁定在林欢与这名短发男子的身上。

    “林欢。”顾晨忽然叫了她一句。

    林欢一愣,呆呆的问道:“顾警官,有什么事情吗?”

    “我来问你,列车在进入隧道的时候,你在干什么?”顾晨说。

    “我在干什么?”林欢犹豫了一下,很快便回答道:“我在跟闺蜜打电话啊,她问我到哪里了,准备算好时间去接我。”

    “也就是说,你当时在打电话?”顾晨又问。

    “嗯嗯,没错,从进入隧道之前我就一直在打电话,一直到老太太发现胸针不见之后,我才挂断电话的。”

    林欢也不知道顾晨问她这些做什么,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好的,我明白。”顾晨也是点点头,随后将目光投向了短发男子:“那这位先生,你呢?你当时在做什么?”

    “我?”短发男子皱了皱眉,他赶紧说道:“我当时就躺在这里睡觉啊,原本还好好的,可忽然感觉耳朵一阵刺疼,我就睁开眼,可忽然就发现,眼前竟然是一片漆黑。”

    “当时我才知道,原来是列车开进了隧道,可是我们这节车厢却没有灯光,连显示屏都是黑的。”

    短发男子也是将自己的情况大概的说明一遍。

    顾晨点点头,随后又看向那名拿着玩具熊的小男孩,顾晨对他笑了笑,摸着小男孩的脑袋问:“那小朋友,你当时在做什么?”

    “我在玩玩具。”小男孩天真的回答道。

    “那当时列车在进入隧道后,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呢?就比如,在黑暗中,有人走动之类的。”

    顾晨试着从小男孩嘴里了解到一些东西。

    但是小男孩在挠头思考了几秒后,这才摇头道:“没有呢,当时忽然一下子就黑了,我就不敢动,然后忽然又亮了。”

    “那你身边有没有人走动过?”卢薇薇也赶紧追问他。

    小男孩依旧摇了摇头:“没有呢,没有人从我身边经过。”

    “好的我知道了。”顾晨点点头,随后开始利用专精级记忆力,拼凑之前自己对5号车厢的印象。

    当时自己在跟检修师傅闲聊时,列车忽然进入隧道,顾晨的眼前也是忽然一黑。

    也是在十几秒钟的时刻,顾晨似乎是隐约看见过咦道微弱的亮光,亮光是横向移动,这点顾晨是不会猜错的。

    可那到底是什么?顾晨再次利用大师级合情推理,将这些碎片化的东西,融入到脑海中。

    顿时,各种信息流在顾晨脑海交叉融合,顾晨再次睁开眼时,目光却是紧紧盯住了短发男子。

    “那个偷走老大妈胸针的人,应该就是你没错吧?”顾晨忽然的问话,让短发男子惊慌不已。

    他赶紧反驳道:“你胡说,我当时还在睡觉,要不是那刺耳的疼痛,我根本是不会发现,列车已经进入了隧道,你说是我?凭什么?你这分明就是信口开河。”

    男子是百分之两百不同意顾晨。

    说自己是小偷,这让车厢内所有乘客都将目光投向自己,短发男子也是怒了。

    “别这么紧张啊。”顾晨倒是不急,开始将情况缘由说明一遍。

    “在这节车厢内,能在极短时间内,对老大妈实施盗窃的人,其实只有三个。”顾晨伸出三根手指。

    “三个?”光头男子也是一愣。

    现场不少聆听的乘客,也都被顾晨的话语给惊呆了。

    “只有三个人可以对老大妈施行盗窃?”

    “那……那到底是哪三个啊?”

    “看来这个年轻警察似乎是看出了什么。”

    站在顾晨身边的卢薇薇也是一愣,她忙问道:“顾师弟,你说的是哪三个啊?”

    顾晨首先指向了林欢,林欢当时就吓一跳,赶紧摆摆手澄清道:“顾警官,真不是我呀,我当时一直在打电话,怎么可能实施盗窃呢,肯定不是我呀。”

    “我是说最有可能实施盗窃的嫌疑人,但没说一定是你。”顾晨也是赶紧解释说。

    林欢这才“哦”了一声,表示理解。

    随后,顾晨又指向了短发男子:“第二个就是你,你这个角度,只要一个转身,就能出其不意的接近大妈。”

    短发男子皱了皱眉,不爽道:“可……可我当时在睡觉,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胸针不胸针的。”

    顾晨没理他,继续指着第三个人,也就是抱着玩具熊的小男孩。

    光头男子一瞧,当时就愣住了:“我说警察同志,我儿子这么小,他懂什么啊?再说他只对玩具感兴趣,你要说他偷胸针,这绝对不可能。”

    “是啊警察同志,小男孩肯定不会偷东西的。”又一名中年女子插嘴道。

    比起之前将林欢纳入嫌疑人范围,将小男孩也纳入其中,立马遭到了许多人反驳。

    但是,真相如何,需要有足够的证据来说明,顾晨并不会草率做决定。

    他之所以将目标锁定在短发男子身上,也是发现了短发男子的一些破绽。

    “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几句。”见车厢开始有些争吵,顾晨也是赶紧劝说道。

    先前在顾晨面前秒怂的光头男子,也殷勤般的开始主动维持现场秩序了。

    他站起身,对着争吵的乘客劝说道:“都不要吵了,听警察同志讲几句。”

    看着彪悍的光头男子在喊话,一些争吵很厉害的乘客,立马闭上了嘴。

    随后光头男子又转向顾晨,笑嘻嘻道:“警察同志,您说。”

    “咳咳!”顾晨干咳了两声,说道:“其实很简单,最有可能的作案者,就在你们三人当中,但是小男孩在乌黑的环境下,不太可能离开座位,尤其是寻找目标,那就更难了。”

    “对对对,我儿子肯定不是作案者。”见顾晨帮自己儿子洗脱罪名,光头男子也是赶紧附和道。

    卢薇薇点点头,感觉有些道理,随后她看向了林欢,赶紧又问顾晨:“那顾师弟,你是如何排除林欢的呢?”

    “道理也很简单。”顾晨目光锁定林欢,紧接着又道:“林欢当时在打电话,而打电话的时候,手机是不能照明的,她也无法在微弱的视线下实施作案,而且打电话有动静,除非她撒谎,否则她也可以排除掉。”

    “没错。”林欢一听,她当即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并将通话记录拿给顾晨看:“顾警官你看,这是我刚才的通话记录,有十几分钟呢,我没有撒谎。”

    卢薇薇接过林欢的手机,也证实了这点,说道:“林欢没有撒谎,通话时间是真的,电话那边也是打给她闺蜜的。”

    看见手机通话中叫“懒妞”的备注,卢薇薇立马就能猜出是闺蜜,不是闺蜜谁设这种备注啊。

    围观的乘客这才恍然大悟,随后,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短发男子。

    光头男子在排除掉自己小孩的嫌疑后,顿时也是如释重负,他赶紧将目光投向通道另一侧的短发男子:“那这么说来,唯一有可能偷走大姐胸针的人,应该就是他没错了?”

    “不是我!”见顾晨利用排除法,最后又将目标锁定在自己身上时,短发男子赶紧否认道:“你没证据就不要乱说,我是冤枉的。”

    “你的手表不错,能给我看看吗?”顾晨没有正面回应短发男子,转而将问题放在男子的手表上。

    短发男子也是一愣,这才弱弱的说道:“你……你要看我手表干什么?”

    顾晨没有废话,直接抓住男子的左手,随后按了下他的手表。

    此时此刻,短发男子的电子表外圈,忽然发出一道绿光。

    “没错,就是你。”顾晨这下百分之两百肯定。

    短发男子吓一跳,奋力甩开了顾晨的手臂,驳斥道:“你……你胡说,怎么可能是我,你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小心我告你污蔑。”

    看得出,短发男子也是被顾晨所激怒,整个人的情绪,忽然一下达到了极点,脸颊也气得通红。

    顾晨解释道:“我先前在5号车厢与6号车厢之间的通道,与检修师傅在聊天,就发现5号车厢的尽头,有个微弱的光圈在移动,我当时就多看了两眼。”

    “由于当时所有的座位,都是面朝我的方向,可能坐在前排的乘客并不会注意,但是我却能看得非常清楚,而那个光圈,应该就是你这块电子手表上的光圈没错了。”

    “啊?”

    “光圈是电子手表?”

    “小偷真的是他啊?”

    “那他刚才还说在睡觉,原来都是假的啊?”

    “这小伙子也太会装了吧?”

    越来越多的乘客,在顾晨的解说下开始恍然大悟。

    大家对比顾晨对现场的观察后,也确实,能够在短时间内,对老大妈实施盗窃行为的,也确实只有这三人。

    而排除小男孩和林欢外,也仅有短发男子有作案时间。

    此时此刻,短发男子也是哑口无言。

    他哪能想到,顾晨竟然能从电子手表上发现猫腻,这有点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当时的顾晨,明明就站在5号车厢与6号车厢的通道口,就这样竟然也被他发现了。

    “哈哈。”卢薇薇这下高兴了,她赶紧质问短发男子,道:“我说小偷同志,是你自己交出赃物呢,还是我们帮你拿,二选一,快点做决定。”

    “是啊,如果真是你拿的,就请你把它拿出来吧,那枚胸针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非常的重要,求你把它还给我吧。”

    老大妈在得知自己的胸针,很有可能在这名短发男子的身上时,刚才悲愤的情绪,忽然又变得柳暗花明。

    胸针不翼而飞,但一定在现场,因为小偷没有时间快速离开。

    结合之前自己跟身边几名乘客的闲聊中,老大妈也可以看出猫腻。

    真正能下手的,也无非是这些听完自己故事的人,而见到过自己胸针的,也无非就是周围这些人。

    满打满算,作案者也必定就在这些人当中。

    而且顾晨排除掉大多数嫌疑人,并且能利用短发男子身上的小细节,找到问题的关键,这让许多围观乘客不得不服。

    “我说这位先生。”见男子死不认账,顾晨也是提醒道:“你先前说你一直在座位上睡觉,但是你那块带有微光的电子手表,却能横跨通道,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那……那不是我,你……你肯定是看错了。”短发男子忽然就慌了,他现在连反驳都变得有些力不从心。

    一名坐他前排的女乘客,顿时也反驳道:“不是你,难道是我们不成?在这里的,好像就你带着有微光的电子手表吧?我们可都不带那玩意。”

    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女子还特地撸起袖子,给顾晨和其他人检查。

    而为了响应警察办案,许多坐在通道两侧的乘客,也都纷纷撸起袖子,给大家检查。

    卢薇薇踢了踢短发男子的座位,说道:“你还不交出来吗?”

    这时候,一名乘务员一脸懵逼的从4号车厢走过来,见一群人围在这质问一名短发男子,也是不由好奇的问道:“各位,你……你们在这做什么?”

    “抓小偷啊,还能做什么?”光头男子的嗓门依旧很大声。

    乘务员又是一呆:“抓……抓小偷,谁是小偷?”

    “他。”白发老大妈瞬间指向了短发男子,道:“就是他,他偷走了我带钻石的胸针,现在他死不认账,这几位警察同志正在审他呢。”

    听到“警察”二字时,女乘务员又是一呆,弱弱的问道:“警察?这里谁是警察。”

    顾晨顺势将自己的人民警察证再次掏出:“我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三组民警,我叫顾晨。”

    “我也是刑侦三组的民警,我叫卢薇薇。”卢薇薇也紧跟着顾晨的步伐,亮出了身份。

    不过乘务员还是有点懵,没有搞清来龙去脉,于是周围的乘客,你一言我一句的,将刚才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知给女乘务员。

    女乘务员也瞬间明白了,她赶紧对着短发男子道:“这位先生,如果是真的,那就请你把东西交出来。”

    见男子依旧厚着脸皮毫无动作,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

    于是女乘务员取下对讲机,并按下通话键说道:“请乘警同志过来一下,在5号车厢抓到一名小偷,请立刻过来处理一下。”

    没过多久,就听见对讲机里传来回复。

    “乘警收到,我马上过来。”

    话音刚落,短发男子立马就慌了。

    没过多久,从4号车厢的方向,便走过来两名穿着制服的乘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