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书院 > bte365提现多久到 > 剑破拂晓 > 0360 琵琶不离身 老人多忍让
    正文

    三天时间消化了遮掩气息的小法门,不是高深莫测的功法,也就没有所谓的失败一说。

    简单实验一下,的确比自己强行挤压筋脉中的内力要来的隐晦。心满意足的刑真,又在小账本上浓重加了一笔。

    奇怪的是,这几日蒲公龄和小狗崽儿在各自房中闭门不出,一直没来打扰他。

    其实刑真知道,是自己进入破障境后,蒲公龄数次比试没讨得好处,偷摸闭关突破五境去了。

    小狗崽儿情况也差不多,经常被刑真和蒲公龄折磨。自诩血脉高贵的大妖,肯定受不了这种气。

    以蒲公龄和小狗崽儿的天资,他们二人出来后,必然会有很大程度的提升。

    反而是刑真,刚刚到破障境。魂魄的打敖,不是着急的事,一时半会没什么进展。

    闲来无事,一个人到甲板上吹海风。海风当中独有的海洋气息,起初闻起来感觉泛猩。习惯以后,却是能感受到其中的清爽。

    一闷一清之间,刑真豁然开朗,魂魄力量随之攀升一小节。极目远眺的负剑男子瞬间明了,张弛有度方可进退自如。

    心情大好下,闲不住的性格又闹腾起来。刑真一不做二不休,展开拳架便旁若无人自行出拳。

    观光海景的人不在少数,且跨州远行的极少有普通人。在刑真看来,只有说书老人和抱琵琶小女孩,看着像是凡俗。

    至于到底是凡俗还是隐世不出的大能,他不得而知。也没必要去苦心猜测,于己无害即可。

    不是说只有刑真勤劳,只是其他人一般选择在房间内苦修。留有自己秘密不被他人观看的同时,也可静心专一。

    刑真这种怪胎,整条渡船里面独一份。一众看客,投去了看傻子的眼神。

    心想你特娘的拳招被人看去了,万一船上有仇人,留心后找出破绽。哪怕在渡船不会有所动作,以后哪天冤家路窄,还不要了你个白痴的命。

    特别是五楼,洪柏口中的补天阁弟子欧恒和杜元嘉。站在五楼栅栏内,死死的盯着甲板上练拳的男子。

    这二人,就很像多数人心中想的那个仇人。

    只有一抱琵琶的小女孩儿,看着熟悉的身影越发好奇。跟随爷爷说书多年,见惯了形形的各种人流,也就没有小姑娘该有的青涩和害羞。

    排开众人走上前去,解下腰间为爷爷准备的酒囊。递出去小声说:“大哥哥,爷爷说你喜欢喝酒,看你练了很长时间,喝口酒润润嗓子吧。”

    随后呢,小女孩儿放低声音:“乐乐和爷爷赚的钱不多,买不起好酒,大哥哥不会嫌弃吧?”

    名为乐乐的小女孩儿,在刑真看来的确不是武者也不是神修。耳听声音便感知到了她的临近。

    刑真怕伤到小丫头,收敛外放的契机和内力。随手接过酒囊,直接打开塞子猛灌一口。不过很有礼貌,嘴边距离酒囊口有一段距离。

    还给乐乐说道:“这次该你爷爷嫌弃我了,记得回去多刷几次酒囊口。”

    乐乐被逗乐,扑哧一下乐出声。弱弱问:“大哥哥是无聊打发时间吗?”

    见刑真点头,乐乐恍然大悟:“我知道了,大哥哥是在等观鱼潮。乐乐也想看呢,问过渡船的管事,两天后才能看到的。”

    刑真停下练拳,打量一下小女孩儿笑道:“谢谢乐乐,大哥哥知道了。不练了,送你回去休息。”

    小女娃当即着急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嘀咕道:“大哥哥是讨厌我吗?刚见到就赶我走。”

    刑真无奈苦笑,抬手刮了一下小琼鼻,佯怒:“黑眼圈都出来了,是不是船体晃动睡不好觉。我带你去个舒适不吵闹的房间,美美的睡上一觉。”

    乐乐天真浪漫,扑闪着大眼不敢相信,确认道:“真的吗?”

    刑真点了点头:“先去和你爷爷打声招呼。”

bte365提现多久到     “好嘞。”乐乐迅速掉头,迈开小腿撒丫子就跑。抱着一架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琵琶,跑动时晃晃悠悠,数次为了躲避他人差点跌倒。小身影跑回她和爷爷的房间,好像是翻山越岭。

    回来的时候,仍然抱着琵琶。刑真提了提琵琶,乐乐死死的抱住,生怕被刑真抢走。

    刑真悻悻然收回手掌,小声问:“怎么不将琵琶放下,一个人跑出来不是可以轻松点?”

    乐乐拨浪鼓似的摇头:“爷爷不让,说这是师公留给他的,爷爷要留给我当传家宝。吃饭睡觉都要背着,不可以离开视线。”

    “师公?”刑真抓住了一丝疑惑。不禁出言问道:“你爷爷本领很高?没有教乐乐一些本领吗?”

    乐乐眨巴眼眸后矫捷一笑:“爷爷说大哥哥是好人,我才会告诉你的哦。要替我保密,不许和外人说。”

    乐乐和她爷爷,走的是他们爷孙二人的江湖。或许没有惊心动魄的打打杀杀,但是见得广了经历的多了。十来岁的小女孩儿,知晓了防人之心不可无。

    刑真深感欣慰,点点头后:“保证不对外人说!”然后竖起耳朵静等下文。

    乐乐神秘兮兮小声说:“大哥哥我告诉你哦,爷爷是个大笨蛋。每次遇到坏人,只知道跑。”

    “上次遇到了一群坏人砸烂了我们卖艺的摊子,爷爷非但不敢和人理论。反而低声下气的赔不是,大哥哥你说气人不气人。”

    乐乐说道气氛处,扬起小拳头,摆出一副小女侠模样。

    刑真满脸黑线,原本认为乐乐不让外传是留有自己的保密手段。原来是担心传出去被人笑话,小脸儿没地方放。

    相信乐乐不会说谎,但是刑真总是感觉没她说的这般简单。陪个不是消消气儿,坏人就能收敛怒火?这样的坏人,好像并不坏。

    刑真接着问:“爷爷没有叫你护身的本领?”

    乐乐理所当然:“没有,只教了我弹琵琶。”

    小女孩儿知道的有限,刑真也不打算探究别人底细。找到舟船的伙计,吩咐给他的房间背上一份美食。而后一大一小,缓缓登上五楼。

    一进入宽敞安静的大房间,小女孩活泼天性尽显无疑。一个跳起扑出,倒是没忘了先将琵琶放到一边。扑到大床上之后,可着劲的打滚翻腾。

    看到舟船伙计送来的美食后,乐乐所剩不多的淑女形象立马消失的一干二净。饿虎扑食后,嘴巴里面塞得满满。

    然后乐乐的肚皮明显臌胀,想来美美睡上一觉的小家伙。揉着肚皮,死活睡不着了。

    逼着刑真陪她说话,早些睡着,晚上还好和爷爷到甲板上说书。

    乐乐一直跟着爷爷,对着一张老脸,想撒娇肯定是提不起丁点儿的兴趣。

    刑真长相一般,确是天生给人一种亲近感。加之嗓音温存,自然而然的令小女孩儿亲近,也就放开胆子拿出了女孩儿该有的天性。

    刑真并不介意,耐心的问:“你们去龙断州做什么?难道是那里有亲戚。”

    躺在床上的乐乐摸着肚皮缓缓摇头:“爷爷想找他师傅。”

    “龙断州很大,你们是打算一路说书赚路费吗?”刑真有一搭没一搭的问。

    乐乐知无不言:“恩恩,一直说到困龙深渊。”

    "什么?困龙深渊?去那种地方做什么?"刑真满是不可置信,声音突然提高几分。

    乐乐摇头:“不知道,乐乐还小,不知道的东西好多呢?”

    坐在床边的刑真,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瓜,轻声道:“有不明白的可以问我,尽量帮你解答。”

    乐乐很乖巧:“谢谢大哥哥,爷爷对我就没这么耐心。”

    随即想了想继续道:“我以前看到过两个年轻公子,他俩看样子关系很好,相互问家产是怎么来了。”

    “其中一位公子说是继承祖业,另一位公子说六十岁的娘子送的。然后他们俩人就闹得不欢而散,为什么呀?”

    刑真拍了拍额头,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仍是耐心解释:“关系莫逆只是表面,看重的是对方的家室财势。”

    “相互明白对方的根底后,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是靠着别人的能力伪装出来的,而自己并没有什么本事。”

    “手里的银钱挥霍完了,就会变成一无是处的废物,没有利用价值。不能利用,也就没必要结交。”

    “乐乐就很好,有自己的手艺,靠着自己的本事吃饭。即使吃不上大鱼大肉,顿顿白菜萝卜。可是吃的安心吃的舒心,比之花天酒地幸福得多。”

    “别看乐乐现在手头拮据,靠自己一点点积攒。万事怕个细水长流,聚少慢慢成多,终究可以好起来。“

    “那两位公子就不同了,靠着家里和别人的施舍,等手里的银子花光了又没有赚钱能力,日子过得会比谁都苦。”

    看着响起微微鼾声的小家伙,刑真长呼一口气。老秀才那里学的道理,还是太少有点儿不够用。

    真怕乐乐在说出行走她们爷孙江湖时的所见所闻,把自己为难住,岂不是要在小家伙面前丢人了。

    抬手碰了碰乐乐搂着的琵琶,力道不重,琵琶轻轻晃动一下。

    乐乐下意识抱紧手臂,琵琶距离身体近了些许。

    刑真小声笑骂:“护的真紧。”

    临近黄昏到了约定时间,乐乐吧唧着嘴,嘴角口水练成一线。

    刑真不忍叫醒,无奈摇头后继续看书。然而刚低下头,乐乐扑棱一下跳了起来。

    顾不得穿鞋,抱着琵琶光着小脚丫便要往外跑。

    刑真笑着阻拦:“失约了爷爷会打乐乐吗?”

    小女孩儿使劲摇头,辩解道:“爷爷说过,做人要讲信誉。”

    有些事情做的不如眼前的小女孩儿,刑真无地自容。不过,仍是命令乐乐穿好鞋整理好衣衫在出门。

    不知是为了赚钱,还是因为乐趣。乐乐和他爷爷来到渡船以后,每天黄昏时间,借着茶余饭后所有人清闲之际,来到甲板说书。

    调子是刑真听过的老调,故事一直在讲述剑神问道一人。每次细细听下来,刑真都有不同的感受。

    渡船的乘客也同样如此,几天连续听同样的故事居然不腻歪。还有很多人上了瘾一般,到了固定的时间就来等候。

    往日喝彩声不断,打赏的银两也不少。今日却是有不同的声音。

    五楼欧恒和杜元嘉的房间,走出一行人。站在楼顶啧啧出声:“问道而已,不值得推崇!”

    剑破拂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