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肯尼·史密斯话音刚落,篮球“刷”的一下落入篮筐之中。

    “呃!”

    “这是个运气球。”肯尼·史密斯道。

    “不,我觉得这是克雷西·巴尔斯个人能力的体现。”查尔斯·巴克利故意唱反调,“能打进这种高难度的进球,克雷西·巴尔斯已经迈出了通向超级巨星之路坚实的一步。”

    面对面看到这个进球是怎么打进的艾尔·霍福德,感触比解说席上的巴克利和史密斯更深,但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这次他迎上来的时候,自我感觉时机已经抓的非常好了,基本上封死了克雷西·巴尔斯突破的路线。

    然后他就看见对方一个急停,跃到空中,当时他心中冷笑:“想投篮?找盖吧!”

    在他起跳封盖克雷西·巴尔斯时,下盘因为惯性依然在向前,他并没有克制,故意用两条腿去干扰对方在空中的稳定。

    克雷西·巴尔斯在空中,强行稳定自己的身体姿态,半个身子几乎是从他的肩膀下探了出去,这才找到一丝投篮的空间,把球抛向篮筐。

    可这样的投篮这么可能进?!

    这是艾尔·霍福德当时的想法。

    但回头后,却惊讶的发现,橘红色的篮球轻灵地穿过篮筐穿过球网,落了下来。

    竟然进了!

    篮球轻松进筐,裁判鸣哨示意艾尔·霍福德犯规。

    克雷西·巴尔斯看向艾尔·霍福德,他耸了耸肩,一摊手,讥讽道:“你不是要砸碎我么,话说你已经有几次犯规来着?”

    “三次了,艾尔·霍福德已经三次犯规了。”解说席上查尔斯·巴克利大叫,“这是棕熊队的机会!”

    肯尼·史密斯也道:“艾尔·霍福德必须要被换下了,否则很能被克雷西弄下场。艾尔·霍福德的三次犯规全都是克雷西·巴尔斯造成的。”

    查尔斯·巴克利:“这是个坏小子,我喜欢他!”

    正如肯尼·史密斯所说,佛罗里达短吻鳄队的教练——比利·多诺万保护性换人了,他用克里斯·理查德保护性的换下了艾尔·霍福德。

    机会来了!

    克雷西·巴尔斯目光闪动,艾尔·霍福德可不仅仅是短吻鳄队的内线防守大闸,同时还是短吻鳄队进攻的节拍器,几乎短吻鳄队所有的进攻都会经过他的手。

    艾尔·霍福德一下场,也许防守上对短吻鳄队的影响还不是很大,因为他们还有一个内线防守大闸克里斯·理查德,但是在进攻端他们确实遇到了麻烦。

    克里斯·理查德的转移球速度不够快,让拉塞尔·维斯布鲁克和克雷西·巴尔斯连续从他手上断了两次球。

    分差迅速被缩小到只剩下两分,因为两次抢断导致的快攻,克雷西·巴尔斯都直接在三分线外投篮了。

    这种投篮选择让不少专家都摇头不已,口诛笔伐的文字都在脑子里生成了,奈何这家伙竟然两次都投进了。

    这种感觉真是不错!

    克雷西·巴尔斯看着自己的双手兴奋不已。

    整个球场都被这两个不讲道理的三分球点燃了,观众们才不管打得合理不合理呢,只要刺激就行。

    这种疯狂的进球,最能刺激人的肾上腺素。

    短吻鳄队陷入到麻烦当中,拉塞尔·维斯布鲁克和克雷西·巴尔斯都是那种移动速度极快的防守者,一下就让棕熊队的防守宽度被拉开了。

    再加上这两个家伙会在球场上的配合还极为默契(主要是克雷西·巴尔斯配合拉塞尔·维斯布鲁克,在记忆中他知道拉塞尔的打球特点)。

    霎时间,短吻鳄队的进攻宛如陷入泥潭。

    这也是因为短吻鳄队没有如克雷西这样的强力突破手。

    包厢里的迈克尔·乔丹站起身来,看着那个十一号(克雷西·巴尔斯的球衣号)鼓起掌来,还对着身后的保镖道:“他在到处放火啊!”

    迈克尔·乔丹的球迷肯定知道这句话的出处,这是当年北卡的防守教练形容迈克尔·乔丹场上防守态度和能力的话。

    现在却被乔丹本人用到了别人身上。

    论防守技巧,克雷西·巴尔斯是肯定不如迈克尔·乔丹的,但是他的身体素质太好了,再加上不知疲倦的跑动,完全弥补了技巧上的不足。

    短短几分钟,他就帮助棕熊队队将分差追了回来。

    艾尔·霍福德只在场下待了不到五分钟,就被迫再次披挂上阵。

    他的能力确实毋庸置疑,一上场就帮助球队打进一个球,帮助短吻鳄队止血。

    艾尔·霍福德进球以后,凶狠地瞪着眼睛,对着克雷西·巴尔斯挥拳。

    “呵呵!”克雷西·巴尔斯乐了:“等会继续防我,我想你继续陪我玩。”

    艾尔·霍福德冷哼了一声,他没敢接茬,心中不停的暗示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冲动,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自己要是被罚下,球队就输定了。”

    短吻鳄队防守端隔着科里·布鲁尔防克雷西·巴尔斯的主要球员变了,不再是艾尔·霍福德,换成了以乔金·诺阿为主。

    论防守凶狠程度,乔金·诺阿比艾尔·霍福德的威慑力更大,但是乔金·诺阿的脚步比艾尔·霍福德慢一些。

    这时克雷西·巴尔斯就不以制造犯规为主要手段了。

    若是没有投篮能力时,他只能往里突破,对方脚步的这一丝迟缓还不打紧,但是现在就不同了。

    他完全可以在乔金·诺阿补防上来前,完成投篮。

    果然,篮球高高越过乔金·诺阿的指尖,落入篮筐之中,棕熊队领先两分。

    “法克!”乔金·诺阿狠狠地一拍大腿。

    克雷西·巴尔斯诧异地看了过来,不疼么?

    随后,艾尔·霍福德勾手命中,将比分扳平。

    克雷西·巴尔斯从达伦·科里森手中要过球,弧顶面对科里·布鲁尔。

    科里·布鲁尔已经被打得有些抑郁了,眼前这家伙过自己就像过清晨的马路似的。

    然后,他就又被过了。

    乔金·诺阿再次封堵出来,这次他只顾着防住克雷西·巴尔斯的投篮,却忽略了对方的突破。

    克雷西·巴尔斯收球一个停顿,假装要投篮,神经绷的很紧的乔金·诺阿连忙抬手封堵,可事实上,克雷西·巴尔斯只是做了个“拜佛”的假动作。

    虽然因为空间不足,克雷西·巴尔斯的假动作做的并不是很完整,但乔金·诺阿依然被骗了,显然上一个进球影响到了他。

    克雷西·巴尔斯强行抹过了乔金·诺阿,在艾尔·霍福德防过来之前,将球扣进了篮筐。

    拼命追防过来艾尔·霍福德伸直了手臂,只差一点点就能碰到球了。

    但比赛有时候就是如此,差之毫厘便差之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