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好。”布秀蓉低声说道。

    给范梦雪的感觉,就是布秀蓉有些不大乐意样的。

    但是,范梦雪并没介意这些。

    开学第一天呢,就麻烦同学们,也确实是不大好。

    只见布秀蓉接听了电话,就在电话里说道: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那我,那我嫂子和侄儿他们,以后……可怎么办啊?”

    “呜……呜呜呜……”

    布秀蓉在挂断电话后,就痛哭了起来。

    这一哭,就把范梦雪给吓到了。都是才认识的同学来着,有些话,也不好多问。但是,毕竟是同班同学呢,还是要关心一下的。

    无论范梦雪怎么问,布秀蓉就是不吱声儿。

    最后,范梦雪都问到嗓子有点哑了,那布秀蓉才说道:

    “我家里出了点事,我想回家!”

    “你这……”范梦雪很是冷静的劝道:

    “有什么事,能说给我听听吗?我们来学校上课,很不容易。你不要这么早就放弃了……”

    “那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布秀蓉哭的更厉害了,“呜……呜呜……呜呜呜……”

    范梦雪伸手拉着布秀蓉的手,说道: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不说给我听,我相信,你也有你的苦衷。只是,你来都来到学校了,总还是要留下来听听课,和同学们见个面吧。你说呢?”

    布秀蓉听了,摇了摇头。

    “换句话说,你的家长们把你送到学校来读书。那么,老师们,于咱们,就有一份责任感在啊。你这么不打招呼,就想走,你有没有考虑过老师们的感受呢?”

    布秀蓉听了这话,才伸手接过范梦雪递给她的餐巾纸,擦了把眼泪。换了校服,有些不情愿的跟在范梦雪身旁,去了教室上课。

    第二节自习课结束后。

    布秀蓉他们的班主任老师,也就是教过张作仁他们,那个重点班的物理老师,顾盛哲。把布秀蓉请进了办公室。

    不管顾盛哲怎么问,布秀蓉都只是哭,哭着说,“我想回家……”

    顾盛哲想了解情况,就把范梦雪也叫进了办公室。

    中午的时候,顾盛哲去过餐厅。他看到范梦雪和布秀蓉在吃饭时,是聊过天的。就想象的到,她们两个人,还是有过一些交流的。

    而且,她们还是室友,住在同一间宿舍里。

    从范梦雪那儿,应该能了解到,一些关于布秀蓉的情况的。

    范梦雪听了,就把她所知道的事,如实的说给顾盛哲听了。

    顾盛哲让范梦雪回教室。

    等范梦雪走了,顾盛哲从钱包里拿出了三百块钱,双手递给了布秀蓉。说道:

    “……你不要放在心上。”

    布秀蓉根本都不敢伸手接。

    顾盛哲就说道:

    “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在县高读的高中,还和你一样,也有过丢了钱的经历。那时,我的班主任给钱我,我就接着了。我希望,你也能收下。你想啊,我是借给你的,不是送给你的……”

    布秀蓉思索了良久,才伸手接过了顾盛哲给的钱。

    承诺道:

    “老师,等我下个星期放假了,回家了,我就去找我姐姐借点钱。再来学校的时候,一定还给你。”

    顾盛哲摆了摆手,说道:

    “我在学校教书,用不了什么钱。你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也别有什么心理压力。等你以后考上了大学,毕业了,有了工作……”

    布秀蓉听了,感激的对顾盛哲说道:

    “谢谢老师!”

    这件事,在乔恬恬问了布秀蓉之后,布秀蓉就如实的告诉乔恬恬了。还对乔恬恬说,让她要保密,别说给梅岭村的那些人们听了。

    乔恬恬答应了。

    等到下了晚自习,乔恬恬就去了电话亭那边,给她爷爷打了个电话回去。

    在电话里说道:

    “……我想,我们家如果还有多余的钱的话,能不能先帮帮蓉蓉?毕竟,他们班主任老师挣钱,也很艰难啊……”

    颜师傅听了,就在电话里说道:

    “好的,恬恬。你说的事,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好了,我和你奶i奶,是会帮蓉蓉的。你早点回宿舍去休息吧。”

    “别以为考到重点班去了,就能放松了。你应该是听你姑姑说过的,重点班的同学们,每个月都能出现新面孔。你可要努力啊,孩子!青春短暂,不能虚度。”

    “好的,我知道了,爷爷。那爷爷也早些休息,再见啊。”

    乔恬恬等颜师傅挂断电话了,才挂断电话。

    回到宿舍了,忙活了一阵儿,就响起了熄灯铃。

    晚上会有宿管老师来查勤,乔恬恬也就没洗衣服了。

    第二天,清早。

    乔恬恬起了床,就接到了她爷爷打来的电话。只听到她爷爷在电话里说道:

    “……你奶i奶天不亮就起了床,背着鸭蛋和皮蛋,去坐车了。要是顺利的话,她在下午三点之前,应该能把钱给你送去。到时,你就给蓉蓉拿过去。”

    “好的,爷爷。”

    乔恬恬在电话里说道。

    “还有啊,布秀绣给布秀蓉打过电话的事,我已经跟布秀蓉的嫂子说了。这是他们布家的人们,自己家的一些事。这些事,咱们就不要管了。”

    颜师傅在电话里说道。

    “我明白的,爷爷。”乔恬恬乖巧的答道。

    吃了午饭后,乔恬恬就把她奶i奶要来县城的事,说给黎欣可和布秀蓉听了。

    黎欣可听了,觉得很高兴。

    她们三个人在花坛边站着,聊了一会儿,就各自回宿舍去了。

    黎欣可一回到宿舍,发现只有张彦柠一个女孩子在。另外的那两位,也不知是去哪儿忙了。

    整理了下床铺,打算午休一会儿。

    张彦柠端着水杯,喝了半杯水,对黎欣可说道:“黎欣可,睡在02号床铺的那个同学,可能要转学了。”

    “为什么啊?”

    黎欣可只是觉得,在她上铺休息的那个女生,娄莹玥,是个萌萌的小吃货。

    这才相处了没多久,怎么就想着要转学了呢?

    要是那个小吃货转学的话,她就得把衣柜里的菠萝、哈密瓜什么的,给拿出来。要不,等到她下午上课去了,人家可怎么打的开柜子啊?

    张彦柠放下了杯子,回到床铺上躺着,对黎欣可说道:

    “我听说,是因为娄莹玥的堂姐,娄莹诗,在宿舍里和布芷怜闹了矛盾。两人都很生气,还闹的被老师知道了。”

    黎欣可没想到,布芷怜那人走到哪儿,都能一路吵到哪儿。

    也真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布芷怜那种人了。

    说是一只刺猬,都不忍心。毕竟,刺猬也有可爱的时候。可是,布芷怜那人,什么时候又可爱过呢?

    “为了什么事,才闹的矛盾?”

    黎欣可问道。

    “听说是布芷怜很爱打扮,早上起来,去洗手间照镜子梳头。大家都在排队呢,她一个人在里面,人家也难得等。就都在催她,快点儿。”

    九零时光微微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