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书院 > bte365提现多久到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三十二章 我非常靠谱(7200,两章合并,今日w字,求推荐票月票~)
    “这大概是我头一次,亲眼看见正儿八经的大规模时空通道究竟是啥样了。”

    背着自己的龙角长枪,苏昼站立在昆仑群山的山巅,凝视着高空之上,那一层朦胧的空间波动。

    当数圣通过制作成耳机形状的通讯法器,对所有人传达通道开启倒计时之时,他便已经开启灵视,专注的观察周围空间灵气的每一丝变化。

    “十,九,八……三,二,一。”

    随着倒计时逐渐归零,原本位于时空彼端,朦胧又神秘的另一个世界逐渐靠近,最终与现实昆仑山脉的山巅空间完全重合——在这一瞬间,就像是一面半径四百米以上,似乎还能继续变大的巨型镜子镶嵌在大气之中,它的边缘闪动着氤氲朦胧的半透明灵光,仿佛梦幻一般的迷离。

    这宛如巨镜的时空通道,映射的自然不是正常的光芒,而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景象。

    能看见,在这通道的彼端,有着高耸巍峨,但却略显破败的楼阁,有着巨大的山岳,湖泊和远方的密林。整个世界就像是失落了数千年那般,在蛮荒破败中,隐约有着些许文明的气息。

    “零。”

    在数圣吐出最后一个字之时,这面‘镜子’破碎了,狂暴的风开始在镜面的两边互相流通,巨额的灵气交互,甚至产生了凭空诞生的云气,将整个山巅和高空笼罩,令所有人都仿佛置身于云端。

    而与此同时,所有之前被紧急反应小队捕获,囚禁在营地中的灵兽都开始呼喊鸣叫,不知是发泄终于感知到了‘王’的欣喜,还是被囚禁在此处的怒火。

    灵气交互产生的密云逐渐消散,在此之后,出现在众人眼前时空通道彼端的,则是一扇布满灰尘,蔓藤和杂草的三重玉质山门。

    这山门的顶端,以古朴的古隶纹路,隐约写着‘昆仑’二字,山门的材质极其奇特,呈半透明状,但表层却又透露出一丝纯青,就像是青色的天空之气氤氲凝结而成,不似凡物。

    这山门异常巍峨巨大,足足有一百五十米高,百米宽左右,上面铭刻有一只九面人首巨虎,又有其中众多猛兽的纹路铭刻,不过绝大部分都被尘土遮掩,看不清样式。

    这般巨大的门,哪怕是特摄片中的巨兽都能轻松从中经过,想来也只有太平洋海底龙王尸骨那般巨大的存在可能无法通过此门——但那种存在可能却又不必经过此处。

    通过这门,可以遥遥看见远方估计是此方秘境中央的五座高大山峰,这五座山峰呈现四方拱卫中央的格局,每座山上都有着重重宫殿,而中央山峰下狭上广,通体如同金属巨柱,而中央山峰顶端的宫殿也格外地多,甚至就像是一座城市。

    【昆仑山也,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命曰迎年】

    看见这一幕时,在场众人心中都不禁想起这句古籍中的话记录。

    不过如今,不谈五城十二楼,绝大部分宫殿都已经显得非常破败,甚至化作废墟,而且,苏昼也能看出来,那些宫殿废墟的形状,有很多明显之前都是飞在天上,只是后来坠毁在地而已。

    “沧海桑田啊。”

    在场的众人,无一不被如今昆仑秘境的景色所震撼,以至于没有开口发声,只有苏昼颇为大神经的感慨了一句——而这句话也是绝大部分人内心的想法。

    堂堂正国神州,昔日西昆仑一系至高神话中的世界中央,神山之首,如今却破败衰弱如斯,当真给人一种沧海桑田,时代变迁的破落之感……时光的确无情。

    “此处便是昆仑秘境,古老神话中的大地中心,神州历史上,最早的仙神聚集地之一,也是拟道鼎盛之时的,万妖百神汇聚之所!”

    白沧浪凝视着秘境中的场景,表情平静,可能看见他胳膊上的血管正在剧烈的鼓动,证明那只是表面的表象——作为如今正国拟道魁首,西北白虎白家的下一任家主候选人,白沧浪在看见这代表着拟道最辉煌传承的秘境,也代表着说不定可以让拟道重回巅峰的传承之所时,的确不可能平静。

    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才感慨道:“据说,此处曾有三足金乌与青鸟作为侍从,为西王母取食奉酒,陆吾英招看守大门它们的传承,早已失落,但是此处,可能仍然存在。”

    “啊,也不知道有多少神话传说中的人物,都拜访过此处,登上过那些山峰。”

    只是,仙神固然强大,但也没有抵达永劫不灭的地步。或许,最强的那一批人抵达了吧,但是他们的下属,组成昔日神话天庭的那些仙神,都未抵达那个境界,太平洋海底那巨大的龙王尸骸便是明证。

    所以数千年过去了,所有仙神都离开了这个世界。祂们并非是抛下人类和故乡,留下的传承和诸多秘境的钥匙便是明证。

    毕竟,仙神毕竟同样是生命,没有任何人可以指望,另一个生命在遭遇生命危险之时,会因为一些其实和那时的祂们没有任何关系的责任,而选择坐以待毙。

    “的确令人神往。”苏昼也点点头,他赞同道:“只是时光无情啊,看着现在这一幕,我都有点想象不出来昔日昆仑有多么鼎盛——昔日绝地天通,真的几乎是将昔日的仙神文明一网打尽。不过,没有绝地天通,也没有我们现代文明的诞生。”

    “所以只需感慨,不需要真的去怀念祂们。”

    “遗忘是叛徒,怀念是蠢货。”匠圣的声音在此时响起,他的语气轻快:“祂们毕竟是我们的文明的起源——但打个比方,我们不可能回去当猴子吧?一个道理。行了,准备开始前期准备工作。”

    “明白。”

    第一批遗迹探索队伍,分别是苏昼带领的西京勤行书院小队,白沧浪带领的各大拟道家族小队,魔都致知书院和天都的道纪书院,一共四只队伍,共计三十二人。这四只队伍都是精锐,且都具备一定的拟道血脉,甚至魔都那位名叫付云松的神行少女,指不定就有英招的传承,而英招便是昆仑神兽之一,这次一行,便有极大可能有些收获。

    所谓的前期准备工作,自然就是放无人机进去探索——能看见,一共二十四架无人机分了了六个批次,朝着昆仑秘境中飞去,它们分别负责探测秘境各个方向的地形,环境,空气种类,湿润程度,灵力浓度以及各类煞气和不安定灵力特征。

    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所有无人机都安全回归,数据表明秘境内部一切安好,什么问题都没有,非常适宜,甚至可以说比现实世界还适宜人类居住。

    但这样也不是结束,随着第二批次携带武装部的无人机被投送进入秘境中,这些无人机开始朝着秘境周围抛射大量低烈度的微型炸弹,将极大一片范围内的区域都轰炸了一遍——这种爆炸力度并不能摧毁什么,但是足以引爆触发地面中埋藏的任何地雷和陷阱,而这些改进过的炸弹都有着灵气铭文,倘若有什么危险的阵法的话,也会被它触发。

    类似的试探重复数次后,一切步骤都确认完毕,第一批人类探索队才准备进入——说实话,以现在正国的人工智能技术,如果不是机器人无法触发一些需要特定血脉和灵力才能触发的传承信息,官方根本就不打算在任何可能有危险的地方,投送极其宝贵的天才修行者。

    天才,损失一个都能让人心疼——死掉的天才就不是天才这句话简直太蠢了,难不成说氪金打水漂的钱就不是钱吗?难道会不心疼吗?

    虽然表面看上去,这一系列的行动就是和空气斗智斗勇,但的确是重视人命的表现。

    不过,就在为首的苏昼,打算头一个进入秘境中时,他那远超常人的灵觉,却突然感觉到不对。

    ——这种感觉,就像是正国官方给我传送雷泽之法时的感觉?也有点相似触碰天神刻印光球时穿越的感觉!

    ——我马上就要传送了?但两界通道联通,和传送有什么关系?情况不对!

    而就在苏昼打算停下脚步预警,叫停其他人的行动的时候,匠圣和数圣凝重的声音响起:“不对!”“情况有变!”

    “灵力数据变得太快了——肯定有诈!”这是匠圣的话,这位年轻的圣席语气凝重:“眼睛能看见的,耳朵能听见的,鼻子能闻到的,嘴巴能尝到的,身体能触碰到的,这五感便是人类的真实——但对于超凡者而言,唯有灵力的变动,才是真正的真实!”

    “的确如此,我曾经操控过‘宇光挪移大阵’传送过一些东西,它的灵力反应和如今昆仑秘境内部的反应很像!”数圣也从侧面印证了苏昼的感知:“昆仑秘境内部有着仙人代步用的挪移阵法,虽然没什么危险,但它正在运作,进入其中的队伍,很可能会被它传送到不同的地方——至少,不可能是眼前的山门!”

    “之前无人机时,它没有运作,但是当小队准备进入时,它就开始运转,所以才显得突兀,被我们察觉了不对。”

    此时,中央山脉,‘昆仑宫’内。

    “这些仙神遗民究竟进不进来啊?!都多久了还在试探,谨慎的过分了吧?”

    迦楼罗苦苦熬了一小时,看着一群傀儡无人机在昆仑秘境中到处乱碰,好不容易才等到探索队这群磨磨蹭蹭的人终于打算进入了,但结果他们却在临门一脚停了下来——说真的,迦楼罗此时何止感觉不对劲,它都快懵逼了:“难不成它们察觉了挪移大阵的不对?可这是怎么看出来的?不应该啊……”

    而此时,它的耳畔传来微弱的,仿佛来自黑色巨洞彼端的声音:“他们毕竟是仙神留在旧日仙界的后裔,懂的多一点很正常。不用紧张,哪怕发现了,他们也一定会进来。”

    “不,倒不如说,正因为他们发现了,所以他们必须进来……这就是阳谋。”

    “……不愧是仙神遗民。”听到对方的解释后,迦楼罗也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一点:“挪移大阵,本就是昔日仙神代步之用,只有想要休憩散步时才会亲自移动,作为仙人后裔,对这个熟悉并不奇怪……但是假如他们就是不进来怎么办?”

    “不用担忧。”黑色巨洞中的声音,继续安慰着迦楼罗:“只要他们越晚行动。你得到最高权限的几率也就越大,横竖都不会亏……而且,实在不行。你可以将我们放出来,抵挡那些仙界遗民的入侵。”

    这声音仿佛只是随口一提,但却极尽诱惑之能,而迦楼罗原本略显慌乱的脸色恢复正常,它平静的说道:“再说吧,还没到那个时候呢。”

    地球,昆仑山,秘境入口。

    正如同黑色巨洞的声音所言,即便发现了不对,众人也没有打算放弃行动。

    “昆仑秘境中的确有人,亦或是说,有足够等级的智慧生命存在。并且,它已经初步取得了昆仑秘境部分阵法的控制权限,此时正在阻拦我们进入,亦或是说,恐吓我们我们不要进入其中。”

    此时,匠圣也算是搞明白,为什么依照正常方法解开秘境大门的速度那么慢,而之后暴力破解的速度又那么快了:“因为有人已经取得了一定权限,阻扰我们用正常的手段开门——用正常的手段开门,很明显是可以直接取得一部分秘境的控制权限的,这是昔日离去的仙神,为继承者们留下的优先入口。”

    “它自己也是使用某种手段暴力破解权限,而我同样使用暴力手段破解,自然就等于走了它已经走过的路,所以才能迅速追上进度。”

    虽然分析的很清楚,但是正国探索队一方陷入了两难——虽然不知道破解权限的生命究竟是谁,可是昆仑秘境显然是不能让别人掌握的……他们才是正统继承人,不可能放弃先祖留下的遗产,将其留给其他人。

    可倘若就这样贸然进入其中,毫无疑问会陷入陷阱,踩上别人早就准备好的坑。

    “肯定要进去的。”

bte365提现多久到     而苏昼却力排众议,直接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意见——队友都靠谱的确是好事,但是太过谨慎也无必要,青年自信的笑道:“我们察觉有陷阱这一件事本身,就已经大大降低了危险,而且,我能看得出来,灵气尚未复苏,大阵肯定都还没有完全开启,至少神话传说中的什么弱水环绕,火炎山峰簇拥什么的,我都完全没有看见——不谈它应该早就在过去的数千年间,损坏了至少大半,这个秘境本身也不过是在最近才开始灵气复苏,它根本不是完全体。”

    “而且,敌人这样故布疑阵,很明显就是吓我们,并且硬实力不足——它再强也不过就是超凡阶,不可能无敌到哪里去,所以才需要小手段——而我们如今需要做的,就是不要自己吓自己,浪费时间,而是用最快的速度突入其中,击碎敌人的一切阴谋。”

    苏昼说这话时,生动的比了一个击碎什么东西的手势,而或许是他的名号,还有之前在南海行动带来的威信和成果给予人的信心,哪怕是两位圣席都被说服了:“的确如此,苏教授说的对。”

    “既然已经有人在破解昆仑秘境的权限,那么就不能让对方破解的这么舒服——不过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先向西北军区申请一批重武器。”

    “可能来不及了。”但是此时,昆仑秘境,五山的中央,在那巨大的宫殿群落中,突然亮起了一阵璀璨的白光。看见此光,众人皆微微色变,哪怕是苏昼都皱起眉头:“说不定是故意蛊惑我们尽快进入其中的陷阱,但也可能是对方的进度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不管怎么说,我们需要尽快过去。”

    即便知道进入其中,很可能会被传送至不同的地方分开,但因为秘境的权限说不定正在被人攻破,众人也只能选择尽快前进。

    只是在进入前,所有人还是约定了一套尽快汇合的方法。

    然后,苏昼一马当先,直接带着小队的众人,踏步进入秘境之中。

    在这瞬间,苏昼感觉眼前一黑,就像是闭眼。

    而下一瞬间,眼前一亮,就像是睁眼。

    苏昼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平顶山山顶。

    平顶山山顶空无一物,既无泥土,也无树木,只有有一块块如同龟甲般的巨大岩石和裂缝,在这山顶,能远远眺望道远方的五座代表昆仑界域中央的神山。

    正如同圣席所言,代步用的挪移阵法,的确没有杀伤力,甚至无法将人传送到危险的区域,只能将人打乱分散开来。

    此时,留在苏昼周边的,只剩下白沧浪和汤缘两人,这两人似乎不是很适应传送,此时都有些晕乎乎的,而其他的那些小队成员,可能都已经分散开来,散落在这遗迹秘境的其他地方。

    “但没什么所谓的。”

    苏昼对此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其他队友发现自己,并且保证他们的安全……而那正是之前,他和众人商议后,确认的方法。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让所有可能存在的敌人,都朝着自己进攻!

    也就是说,嘲讽!

    于是,下一瞬,在白沧浪略显惊愕,喃喃着‘等等,我们没说是这种嘲讽吧?!’这样的话语中,苏昼直接一窜而起,漂浮在数百米高的高空中,屏足气息,内蕴灵力,然后开口对着整个昆仑秘境大喝一声!

    “孙贼!”

    孙贼——孙贼——孙贼——孙——孙…………

    登时,整个昆仑秘境,都被苏昼这一声宛如雷鸣般的爆喝震动。

    轰隆隆……无数密林中,窜出无数被惊飞的飞鸟,而所有生活在其中的种种精兽灵兽,都仿佛受到了挑衅一般,开始走出自己的巢穴,它们察觉到了那一声怒喝中蕴含的挑衅意味,但却没察觉出,这声音的主人刻意抑制了自己的威压,只留下了纯粹的嘲讽。

    群兽,开始朝着苏昼所在的方向靠近!

    “苏教授就在那边!”

    甚至,就连传送到其他地方的小队成员,也都因为这一声爆喝,还有远方那如同雷鸣一般的灵力波动,清楚地知道了苏昼的所在之地,然后开始隐秘地朝着苏昼所在的方向移动。

    “哈哈哈,我就知道有用!”

    此时此刻,苏昼漂浮在高空,满意地俯视那些正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似乎岩浆整座平顶山和他们吞没的群兽,他能听见猛虎的怒咆,巨熊的吼叫:“就是这样!多来点,多来点。”

    他却是没注意到一旁白沧浪看着数以千计的群兽,而变得惨白的面容,以及一旁忍不住想要灵体化,已经满头冷汗的汤缘——在没有任何躲藏余地的平顶山山顶,能看见漫山遍野的巨虎豺狼,大熊飞鹰,正以气势汹汹地合围而来,堵住了他们退避的每一条路。

    “西母大天尊在上……”

    不知为何,白沧浪忽然想到了,当初他在洪城和苏昼第一次见面时,两人告别前,对方和他说过的一句话。

    【我是非常靠谱的那一类人,尽管相信我好了!】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想起这句话。但他有点怀疑,自己是否能想起第二次。

    “这怎么回事?!”

    哪怕是昆仑秘境中央,昆仑宫中,迦楼罗也是满头问号。

    “这个龙血持有者,在干什么啊?他刚才居然用自己的气息挑衅群兽?!”

    它的语气无比复杂,金色的双眸中闪动着大大的疑惑,就差一个问号浮出头顶:“这样会导致所有精兽灵兽,都朝着他飞奔,前去挑战他的啊——他难道不怕被围攻吗?!”

    “可能……他没仔细想吧?”

    哪怕是黑色巨洞一方的声音,也似乎也有点没搞清楚情况,它迟疑的回答道:“龙族都是些傲慢自大,还极其敏感易怒的家伙,这位似乎是控雷之龙,可能性格尤其暴躁……”

    但就在迦楼罗和黑色巨洞一方困惑的同时,远方,昆仑秘境偏远之处,平顶山的上空,一道雷霆凭空炸响!

    咚,咚!轰隆!

    两声沉闷的心跳,然后,雷霆随之炸响!

    青蓝色的电光萦绕周身,面对第一批冲上前来,似乎因为自己的挑战而愤怒的众多精兽灵兽,巨虎暴熊,苏昼哈哈大笑,然后举起自己手中的长枪!

    自从斩杀魔帝以来,以它龙角铸就而成的长枪就一直没有得到利用的机会,但是如今,苏昼将其携带至秘境中,然后以雷霆之力,将其完全催发!

    啪嚓!电弧闪烁,磁暴如同龙蛇之躯,开始在枪身上缠绕!

    霎时间,前任神木之王,天厄魔龙的气息,便混杂着狂暴的雷力,以及苏昼自己本身的气魄,随着一道道朝着猛兽集群中劈落的天垒,朝着四面八方急速扩散!

    轰隆隆隆!

    在这一瞬间,位于高空中的苏昼整个人仿佛化作了雷霆巨炮,他每一次挥动长枪,引动雷霆砸落在汇聚而来的兽群中,都带起一次剧烈的爆炸,大地震荡,狂暴的冲击波如同一枚枚重炮炮弹爆炸那般,横扫了整个平顶山周边!

    咔嚓!此时,绝大部分当头先锋的灵兽猛兽都已经化作焦炭,而后续冲锋而来的各类灵兽,绝大部分也毫无犹豫地立刻转头,朝着自己的老巢急速返身而跑——侵入自己的领地还释放气息挑衅的家伙自然可恶,可倘若挑衅的是兽王,那绝大部分动物智慧呜咽着退避。

    毕竟它们又不是谁的军队,也不是没脑子的亡灵,更不是有着自尊心和荣辱心的人类,不可能为了尊严这等虚无缥缈的事情死战不退呀。

    甚至,能看见,有一些来不及跑,又被苏昼气息锁定的灵兽,甚至颇有灵性的五体投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表示臣服,甚至有斑斓灵虎以猛虎落地式趴伏在地,然后翻过身来,露出肚皮,脸现谄媚之色。

    “呜呜,呼噜?”好好一头猛虎,居然被吓成了家猫。

    只花了不到十分钟,苏昼便凭借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击溃了所有来袭兽群的进攻**。

    一人一枪,百兽咸服。

    “究竟我是昆仑秘境的土着,还是他是昆仑山兽王?!”

    昆仑宫中,凭借观测阵法实时观测这一幕的迦楼罗不知道这是它第几次震惊了:“这些精兽不是最讨厌外来者吗,我当年也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将它们一一打服,他为什么一来就得到这些精兽的承认了?!”

    “嗯……”

    哪怕是黑色巨洞的那边的声音,也沉吟了许久,才勉强给出一个解释:“毕竟,这是昆仑秘境本土的精兽……它们畏惧仙神后裔的龙血很正常,它们的血脉根中,恐怕就没有对抗仙神后裔的成分吧。”

    “迦楼罗,想要阻扰这些仙神遗民,这些精兽已经没有用了……如果想要达成你的目的,就必须要召唤我们的力量。”

    直到此时,它也仍然寻找每一个机会,试图蛊惑迦楼罗。

    而有着金色双眸的人影微微眯眼。

    它沉默了许久,思虑了好一段时间,最后,在皱眉凝视了许久法阵中幻化出的苏昼身影后,迦楼罗才缓缓道:“好。”

    与此同时,它的心中,不知为何,点起了些许可能是本能的对抗意识……那是大鹏金翅鸟,是迦楼罗的血脉,对龙蛇之属,自然而然地,对抗意识。

    “至少,我要看见你的实力。”

    它如此想到:“而且,也是一个试探黑色巨洞一方实力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