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只见唐锐转过头,戏谑地看着蓝于修一众人:“你说这叫屠城蛊是吗,名字倒是挺唬人的。”

    “是不是唬人,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蓝于修冷笑不已。

    “我试过了。”

    唐锐耸耸肩,一脸轻松,“也就那样吧,有点疼,有点胀,别的就没什么了。”

    蓝于修发出切的一声,这话他当然不信,别说能制出血清,哪怕在屠城蛊下多活一个时辰的人都不可能存在。

    只是,蓝于修看到刚刚还脸色大变的林若雪高林泽两人,突然就一脸震撼得盯着这个年轻人,心中又不禁敲上几声警钟。

    这个猖狂的小子究竟是谁?

    “这是我的血,抓紧拿去复制血清。”

    唐锐也没跟他多言,拿出一支针管递到高林泽面前。

    高林泽下意识有些犹豫,但周围患者都是一副生化丧尸般的恐怖模样,反观唐锐面容平静,全然就是个正常人,心想即便血清没有效用,这家伙应该也用针灸医好了自己,这才下定决心,把针管接了过来。

    只是这一幕,引来了蓝于修的尽情嘲弄:“从哪讨来的血啊,别到时候对蛊毒无效,再有什么别的传染病。”

    啪!

    一巴掌抽在蓝于修的后脑,王楚臣冷喝道:“休要对唐神医无礼!”

    说完,王楚臣又向唐锐深鞠一躬:“唐神医,于修他是苗疆蛊仙寨弟子,生性还算纯良,会犯下这等滔天大错,也是毒气攻心所致,还希望您能以德报怨……”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意思。”

    唐锐直接打断他,目光投向四周的医生们,“谁那里还有多余的针包?”

    众医生抬起头,却都是一样的苦涩和无奈。

    患者众多,针包自然就不够用,他们手里还有余针,但数量不多,想拿出一副完整的针包并不容易。

    而且,他们大多数都不知道之前会议室中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知道那套神奇的针法是唐锐所传,要他们把银针交出来,谁也是不情不愿。

    “大家给唐神医凑一凑。”

    那位老医生见状,立刻动员起来,好一会儿,才算是凑出一副银针。

    快速的消过毒,唐锐把蓝于修的衣衫解开,银针有如电光般闪现落下。

    “找个大点的水盆。”

    唐锐像是吩咐助理般,吩咐老医生道,“还有卫生纸,火机,都一并拿给我。”

    医生们立刻有人不乐意了,阴阳怪气的念叨着:“你谁啊你,庞老是咱们疾控中心最德高望重的神医圣手,也是你能吆喝来吆喝去的吗!”

    “闭嘴!”

    老医生当即便甩过一记冷眼,“我这点医术,给唐神医做学生都不够格,使唤我几下怎么了!”

    众医生俱都愕然住。

    开玩笑吧?

    连庞老都要自愧不如的存在,这小子什么来头?

    很快的,唐锐要的东西都被呈过来。

    “把卫生纸丢盆里点燃,然后给蓝于修抱着。”

    “啊?”

    唐锐的要求,让庞老目瞪口呆。

    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但不解归不解,他却不敢忤逆唐锐的意思,照做之后,五秒钟还没过,就听见蓝于修哇的一声,张口狂吐。

    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虫子吐进盆里,然后,便是劈啪作响,烧成飞灰。

    那种烧焦的肉味使人作呕。

    庞老与众医生瞬间脸色僵住。

    这人肚子里究竟装了多少毒虫?

    “人形蛊?”

    王楚臣身躯一颤,不由叹气,“难怪会丧失自我,估计是寨子被灭时,他们为了提升实力抗敌,吞下了大把蛊虫,逃是逃出来了,但这么多蛊虫,已经超越了他们所能承载的极限,就酿造出今天的大祸了。”

    唐锐皱住眉头,原来崔龙城回云海之前,曾在苗疆做过这么多伤天害理之事!

    真是个实打实的祸根苗!

    利用三元化毒,唐锐又把剩下三人医好,很快,他们那双野兽般的眸子里,焕发出几分人的神采,待这股神采聚拢之后,一个个尽皆惊醒。

    “我的天,我们做了什么!”

    “那,那是屠城蛊吗?”

    “我们愧对列祖列宗,还请王师兄出手,杀了我们,好让我们赎罪!”

    四人被疾控中心内的惨状惊呆,很快意识到酿成大祸,齐刷刷跪在王楚臣面前,想要领死谢罪。

    王楚臣长叹一口气,说道:“这是你们疯魔后所为,也怨不得你们。”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唐锐平淡说道,“等患者们的蛊毒退去,你们要向他们真诚道歉。”

    四人忙不迭的点头。

    下一刻,却又同时露出灰败之色,蓝于修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可是,屠城蛊没有解药,想要避免灾祸蔓延,只能把患者火化,趁成年蛊虫没有孕育出来,就送它们归西。”

    “这……”

    庞老脸色一僵,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他们如何能做的出来?

    然而,王楚臣闻言后也面如死灰,心态崩塌。

    如果是其他蛊虫,或许有机会扭转局势,可屠城蛊是苗疆最可怕的一种大型蛊毒,从来就没听说过,能够在医好患者的前提下,还消灭全部蛊虫。

    “唐神医,也许这样残忍了些,但事到如今,也没办法……”

    “做出来了!”

    就在这时,走廊尽头传来高林泽尖叫的声音,只见他手中举着一支注射器,如捧至宝般来到众人面前,“唐神医,这是第一支血清,我们需要找一位病人试试,奏效的话,就可以大规模生产了,我想能不能……”

    话说着,高林泽突然垂下脑袋,似有难言之隐。

    唐锐一眼洞穿他的心思,好笑道:“行,就拿你儿子试药吧。”

    “多谢唐神医恩赐!”

    高林泽连忙挥动手臂,让人把他那病怏怏的儿子小高推了过来。

    由于本身就是艾滋患者,抵抗力低到可怕,即便用了三元化毒抵制毒性,小高的情况也远比其他患者要严重一些。

    “儿子,再忍一忍啊。”

    高林泽呢喃着,把这支血清注入小高体内。

    蓝于修却是摇头叹息:“没有用的,屠城蛊一出,灾厄降临,绝无解药。”

    可没等半分钟,小高的脸色竟奇迹般转为红润。

    庞老上前为小高起针,没了针法遏制,那些蛊虫也没能继续肆虐,相反的,暴突起来的血管都抚平下去,就连意识也恢复了几分。

    “爸?”

    小高茫然的眨眨眼,不明所以。

    王楚臣与蓝于修几个人,瞬间脸色凝滞,难以置信。

    在苗疆被奉为恶魔的屠城蛊就这样被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