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香在卫生间里呆了五分钟左右,透过玻璃看见猛子在席梦思上仰躺着一动不动,确认猛子已经睡过去之后,这才推开玻璃门出来。

    小香轻手轻脚走到猛子身边,注意到猛子那花朵已经萎缩了。而猛子呢,嘴张开着,呼吸声非常大,早就处于沉睡状态。

    小香不放心,还是推了推猛子的身体,“徐哥,徐哥!你怎么睡着了?你醒醒啊。”

    见这么推这么叫猛子都没有知觉,小香便拿过猛子的手机。

    ……

    尼桑车子里,周泉坐在里面闭着眼睛听音乐。放在台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周泉睁开眼,赶忙把音乐关了。

    “小香。”

    “周总,我到手了。”在手机里小香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

    “你说。”周泉坐直了身子。

    “您要找的那个人是关在一个废弃的棚子里。猛子的手机里有这方面的信息。”

    “在哪里?”

    “就在卢湾那一带。那一带不是被人整过蔬菜基地吗?就在尽头的一个废弃的棚子里。”

    “太好了。谢谢你,小香。”

    “周总这么帮我,你还说谢谢。我要知道的是我现在怎么做?”小香在电话里问道。

    “你把猛子那一笔钱拿了,造成你是骗猛子的钱这个假象,然后走到阳江大桥等我的电话。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一辆车子。估计你到那里车子也就能到那里。你去华安坐火车出去,对你的补偿我会汇到你账上。”周泉很有条理地嘱咐道。

    “晶森的人会不会到处去找我?”

    “他们哪找到你?绝对没事的。就这么办。夏军还在等我的消息。”

    “好。只是……你这么做猛子会不会找你的麻烦?”小香担心道。

    “猛子他能找我什么麻烦。我好心请他吃夜宵,带你去纯粹是陪酒。他趁我结账的时候带你去开房,电话都不给我一个,我见了他的面还要骂他呢。至于你呢,你都说了是在王朝认识我的,你是什么类型的人我也不熟悉呀,对不?所以,全是他咎由自取。”

    “嗯嗯,你最好打他几个电话,表明你找过他。”小香建议道。

    “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周泉挂断小香的电话,立即给一个朋友去了电话,让他快速赶去阳江大桥,然后拨通了夏军的电话。

    ……

    华安建筑公司。

    夏军从周泉那里了解到了相关信息,即刻给曹正轩去电话。

    “王忠旺被关押在卢湾蔬菜基地?”曹正轩在电话里不可置信地道,“这正是我们济生要去开发的地方。”

    “这个消息是确切的。是基地最里头靠近一座小山的地方,距离山脚还有一点路程。那里非常偏僻,”周泉解释道,“这是因为那里的田地被废弃了好几年,杂草极为茂盛,这才导致几乎很少有人去那里。”

    “你这么说我记起来了,”曹正轩道,“我们济生负责这个项目的王钟义去过那里实地考察,跟我汇报过那儿有一个废弃的棚子,还问我要不要拆除,只是我们的项目还没有启动,就没有再关注。”

    “那就合上了。曹总,我这就带人过去。人和车我都安排好了。”夏军道。

    “很好。夏主任办事着实效率高。”曹正轩夸赞道,“你通知那些弟兄,尽可能不要和徐俊东的人发生冲突。如果能悄无声息的把人弄回来就更好,人如果不能弄回来,就整一些证据回来,让刑侦的人出面抓人。”

    “好。我会见机行事。”

    ……

    三十分钟后,卢湾乡省级公路路段,一辆小轿车缓缓的停下来。

    车子里坐了四个人,夏军坐在副驾驶座上。

    “夏主任,这不还没有到蔬菜基地吗?您怎么就让我停车了?”负责驾驶的青年道。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青年。我们称他为a青年。a青年留了一部很好的络腮胡。

    坐a青年后面的青年道“a你就不了解了,开车去蔬菜基地一带,灯那么亮,不等于告诉对方我们去找他们了吗?”

    这个青年的特征是留了一头长头发,前面的刘海把眼睛都遮住了,加上身体瘦弱,从背后看去像一个女人。我们称他为b青年。

    那坐夏军后面的就是c青年了。c青年的耳垂非常大,非常厚。

    “好像不是这个理,”c青年道,“这个时候,不偶尔还有车子来往的?”

    “我们是要在那里停下来的,c。来往的车子会停下来吗?”b反问道。

    “所以你们都好好跟b学一学。”夏军发话道,“把家伙带上都给我下车。a你给我留在车子里。”

    “夏主任,让我一起去不行吗?这留车子里太他妈无聊了。”a道。

    “是一旦得手你就要开车过来接我们,还不懂吗?”夏军提高了分贝。

    “好吧。”a只得妥协。

    b和c便跟着夏军走去卢湾蔬菜基地。b提着一个蛇皮袋,袋子里装的是三个人的家伙。

    行走了大约十分钟,三个人拐上一条小路。是一条砂石路,也就两米的宽度。砂石路上因为很少有人走动,长了许多杂草。好在这个时节的夜晚还没有露水,行走起来便不是很困难。

    三四百米的砂石路走起来所花的时间比常规道路上走一公里路程所花的时间还要多,好在总算到了。

    夏军一挥手示意b和c蹲下来。

    废弃的棚子就在他们前方三十米处。

    这里,砂石路上的杂草因为有人走动,几乎都被踩在了砂石地面上,但道路两旁的田地里的杂草近乎有两三米的高度。由于砂石路延伸到这里时有一个四十五度的拐弯,这才导致站在大马路上,根本就看不见这里的情况,因为棚子的高度也就两三米高。

    是一个面积在二十平米左右的小棚子。毛竹搭的架子。四周都用废旧的木板围着。顶上盖的是毛毡。因为建起来有了好几年的时间,有些木板已经腐烂了,有几块毛毡已经飘落在地。

    三个人在路边的杂草丛里蹲下来。

    “我说夏主任,”c说道,“王主任真被押在里面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b用肘顶了顶c轻声道“这都什么时间了,还能有什么动静?你以为是在家里可以看电视啊。”

    夏军道“c你看这一段路,杂草都被踩烂了,说明这里常有人走动或活动。而前面那一长段就不会这样。所以,人肯定在里头。我们这就过去。曹总说了,不能惊动对方。要见机行事。”

    “ok。”b和c一同道。

    校花的全能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