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沈望爹娘闪躲着她的眼神,紧紧闭着嘴不说话,张圆看着县令说:“大人,到了现在我也没有必要再说其他的了,我承认,那沈望就是我害死的,我害死他就是为了给我儿子报仇!”

    “张圆,你胡说什么呢?”沈望爹赶紧的开口,好像是什么秘密要暴露一般的打断了她的话,“那是你男人啊,你怎么能害死他呢?你儿子的死是意外啊,你不要胡说知道吗?”

    张圆看了他一眼,轻轻呵了几声,不屑的开口说:“你们现在紧张了啊?你们也知道害怕啊,不准许我开口,是担心我的话会让你们家的脸面落到地上吗?”

    沈望爹不知道是猜测到了什么,轻轻地摇摇头,眼神里带着祈求,好像是在说不能让张圆将自己儿子的名声给破坏了。

    张圆却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看着县令冷静的开口说:“我是沈望的媳妇,我嫁给他十五年了,从我刚开始成亲,这对老不死的就没有将我当成人,住猪圈,吃馊饭,被打被骂,这都是家常便饭,在他们家我根本就不是人,什么活都是我干,谁生气了都拿我出气,我简直就是生活在地狱里,而沈家的人都是恶魔。”

    周围的人听到这番话都吸口凉气,这沈望爹娘看着还算是老实忠厚,怎么会这么对待儿媳妇呢?

    “本来我以为是我刚进门他们不喜欢我,就努力的干活,伺候一家老小,想要他们看到我的优点,可谁知道他们越来越过分,我实在受不了就去找沈望,我怎么说都是他娶进门的媳妇啊!这才被我发现了沈家的秘密,原来沈望是个断袖!”

    沈望爹听到张圆说出来这番话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脸上满是悲哀,这件事还是没有隐瞒住啊!自己儿子死后名声都被破坏了,是他这个当爹的无能。

    张圆却好像是报复一般的得到了快感,接着开口说:“因为被我撞见沈望跟一个男人的好事,整个沈家将我当成了仇人,他们担心我会泄露了秘密,所以威胁我,打我,最后甚至找了一个混混侮辱了我,他们威胁我,要是将这件事说出去了,就将我被混混糟蹋的事情说成是我自己愿意的,勾引了别人,我想要和离,他们也不准许,我不敢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别人,担心沈家会给我身上破脏水啊,到时候我娘家还怎么过日子啊?”

    周围人都傻了,还有这种人家啊,确实跟张圆说的一样,这简直就是地狱,沈家的人都是魔鬼啊!

    张圆眼神悲切,觉得自己的命是真的苦啊!“后来我怀孕了,他们在外人的面前对我好,想要我给他们生孙子,可背后却一直想要弄掉我的孩子,也是啊,这不是沈家的孩子,他们怎么会准许我生下来呢?”

    “可我的孩子命大啊,他好好地出生了,可沈家处处的针对他,从他会走路开始就让他干活,不高兴了拉过孩子就打,我是一个失败的母亲,我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办法保护,只能看着他挨打。”

    张圆说到这里,眼睛都红了,手指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恨意满满的看着沈望爹娘,“你们还是人吗?我的孩子你们不想他在沈家可以说啊,我会带着他离开,可是你们呢?担心我走了会被别人怀疑,也担心我会将秘密说出去,你们不准我走,就想我给你们那个不是男人的儿子遮掩,你们居然害死了我的儿子!”

    字字泣血,这段指责沈望爹娘纵然有百般的理由都没有用,周围人的怒火也上涌,指着他们就开始骂了。

    “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他们儿子死了活该啊!”

    沈望爹痛苦的看了张圆一眼,他知道自己家对不起她,可那边是自己的儿子啊,他能怎么办呢?想到张圆可能会将这个秘密给泄露出去,他不自觉的就想要用暴力来对付她啊,将她打怕,不敢说这件事才是他的目的啊!

    其实说到底他心里也是害怕的啊!所以才会这么做的,想到大家看他们家的眼神,自己儿子以后被人嘲笑,这一切都跟噩梦一样围绕着他。

    张圆对他的眼神根本视而不见,看着县令大人说:“这难道是我的错吗?我的孩子不是沈家的是我的错吗?他死了我报仇是我的错?我生活的这么痛苦报复他们家是我的错吗?”

    一连串的问话让县令大人也沉默下来了,是啊,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呢?明明大家好像都有自己的理由,这个理由也充分啊,沈望的爹娘是为了保护的儿子,张圆是为了报仇,而沈望是自己的原因,可为什么事情最后变成了悲剧呢?这种惨绝人寰的悲剧究竟应该怪谁呢?

    县令大人不忍心的看了张圆一眼,说:“你是怎么得到无悔这种毒药的?它不会害死人,沈望为什么死了?”

    张圆既然已经将事情都说出来了,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隐瞒的,她开口说:“我本来也不想杀他的啊!他将我害的这么惨,怎么能这么便宜死掉呢,我得慢慢的折磨他才可以,可他居然动起了我儿子坟墓的主意,听说隔壁镇子有富贵人家未成年的小姐死了,在到处的招收死掉的小男孩,说给她当下人,在底下保护他,沈望居然想要将我儿子的棺材卖给那家,你们说说,这种人他配活在世上吗?”

    周围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们觉得之前听到的事情已经够让他们吃惊了,谁知道现在还有这么惨的事情发生啊!

    一个个都眼神责备的看着沈家的爹娘,自己儿子做出这种事情怎么能任由他呢?做爹娘的难道都不管管吗?

    县令大人第一次犹豫了,这件事案子审理到现在他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判的,可此刻他却怎么都张不开嘴,这个女人已经这么惨了,难道真得还要判死刑吗?

    张圆知道大人的犹豫,她抬起头笑了一下回答了之前的问题,“无悔这种毒我听说过的,能得到它是多亏了沈家给我找的混混啊!是我找他要的,他也想报仇所以帮我弄到了,沈望想要动我儿子的坟,我肯定不会答应的,下狠心弄死了他,多给了他吃了一些毒药他本就身子弱,直接就死掉了。”

    田园小辣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