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秦风有些诧异,他发现他自己的眼睛竟然能够看穿一些烟雾,看见那隐约的模糊人影。

    是最新融合的鹰眼加成。

    秦风顿时大喜,赶紧趴下,调转枪口,瞄准了一个人影。

    砰!

    又一个家伙眉心中枪,倒地。

    两个正在借助烟雾的掩护而快速转移地方的雇佣兵愣住了。

    满脸的惊骇之色,这都能打中两个人都自不觉地吞了吞口水,那个隐藏在暗中的狙击手到底有多厉害啊。

    他们躲在树干后,各自对视了一眼,都发现了他们脸上的惊恐之色。

    砰!

    一颗子弹飚射而过,被绳子绑住的一个学员躺在地上。

    身体一抖,身体感觉到一股劲风擦过,该不会是被误伤了吧。

    他心里有些悲哀,如果死在自己人手中,那可真是冤枉了。

    过了一秒,两秒。

    没什么动静,他松了口气,忍不住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太险了。

    接着,他就愣住了,抬手他的手不是被绳子给绑住了吗。

    看着双手,再看看掉落在地上的绳子,他眼睛一点点瞪大,刚才那个狙击手是在用子弹给他打断了绳子。

    咕噜!

    他的喉结动了动,这胆子,这自信,这实力。

    他完全被震惊了,他自问也是狙击高手了,但也做不到这样啊。

    他现在很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厉害。

    借着烟雾的掩护,他快速起身,偷偷跑过去,将那些被绑着的同伴绳子快速解开。

    这些精锐的学员快速散开,冲着剩下的几个雇佣兵扑去。

    此刻,那几个雇佣兵都快哭了。

    本想用烟雾弹掩护转移,对那个狙击手进行包抄。

    可是这烟雾好像对那个狙击手不起作用。

    他们一旦现身,依然会遭到狙杀。

    而现在,烟雾却又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脑后一阵风响,一个雇佣兵脸色一变,身体赶紧往旁边一闪。

    一双大手捂住了他的脑袋,一扭。

    咔!

    两个学员拍了一下掌,配合愉快。

    那个雇佣兵的尸体倒了下去,躺在那里,眼睛瞪大,死不瞑目。

    他想不通,这些被绑的跟粽子一样的俘虏是怎么逃脱的。

    两人捡起枪,弓着腰,快速散开。

    哒哒哒……

    一阵子弹飚射而来,打的树干当当当的作响。

    一个雇佣兵心里一惊,往旁边一个箭步,快速跳了出来。

    砰!

    那个家伙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血洞。

    他的身体也被巨大的冲力带着往后飞了一小段距离,然后咚一声落到了地上。

    是秦风开枪了。

    有了那些精锐学员的暗中偷袭,加上秦风的不时点名,那些雇佣兵很快就一个接着一个,死不瞑目地倒在了地上。

    烟雾已经渐渐散去了。

    死了,全都死了。

    最后一个人高马大,满脸凶狠气息的家伙躲在一团杂草丛中。

    双眼通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同伴被干掉,他却无可奈何。

    他猛然跳了出来,将枪一把扔掉,握着匕首挥舞着,满脸都是激愤的神情大吼着。

    “暗中偷袭算什么本事有种出来单挑。”

    一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甚至身上还有枪伤的学员走了出来。

    将那个家伙围了个水泄不通。

    不过,他们都没开枪,等着暗中那个狙击手现身,这是属于他的猎物。

    有人过来了。

    所有人转头,脸上满是震惊,竟然是那个z国兵。

    随即,他们看向那个雇佣兵的眼神就充满了怜悯和同情,脸上满是古怪的笑容。

    这家伙竟然要跟死神单挑好吧,不愧是雇佣兵,胆子够大。

    “如果你还是男人,那么,单挑。”

    秦风点头,将扔给了一个学员,掏出了羊角匕首。

    那个雇佣兵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容易被激怒真是太好了。

    只要他能一个照面干掉这小子,那些家伙势必被震惊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他还有机会逃走。

    想着,他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暗中准备,准备全力爆发。

    看着年纪轻轻的秦风,那个雇佣兵心里冷笑,这帮家伙一看就知道没怎么上过战场。

    而他呢,从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之中闯出来的。

    杀过多少人他都记不清了,这厮杀经验岂是这帮菜鸟能够比的

    不过,周围那些家伙的脸色看着怎么这么奇怪那感觉,好像是在同情他。

    这,怎么会!

    他咬着牙,心里冷笑,等会儿他一个照面杀了那家伙,看这些家伙会是什么表情。

    看见秦风走近,他动了。

    突然就动了,脚地面一踢,接着猛然扑向了秦风。

    地上的落叶,泥土被踢起,漫天飞扬,朝着秦风落去。

    被挡住了视线。

    机会!

    那个雇佣兵全力爆发了,右手握着的匕首把柄甚至都有些吱吱作响,可见他的力量之强。

    一抹寒光闪现,锋利的匕首直朝着秦风的面门刺下。

    “结束了。”

    “没意思。”

    周围那些特种兵学员都摇了摇头,之前打擂台,那些家伙都像这个家伙一个样。

    气势汹汹,结果呢一个比一个死得惨。

    当!

    啪!

    什么?

    那个雇佣兵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脸上全是惊骇的神色,他的匕首居然被斩断了这。

    不好!

    他赶紧后退。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秦风一脚飞起,砰一声踢在了那个家伙的胸口。

    一股巨力传来,就像是被一辆飞奔的汽车给撞了,那家伙瞬间倒飞了出去。

    秦风右脚一跺地,身体弹射而出,就像是那离线的箭一样,朝着那家伙飙射而去。

    好快,好强大的爆发力,那个家伙的眼中布满了惊恐之色。

    可是他的身体在空中,根本没有办法闪躲。

    秦风从那家伙身边擦过,然后停下了脚步,收起了羊角匕首。

    那家伙重重地落在了地上,痛得那一张都扭曲成了一团。

    脖子一痒,接着嘶嘶的轻微声音响起,他脸色一变,赶紧伸手一摸,满是鲜血。

    他的动脉已经被割破了,他拼命的想要捂住,可惜却没有半点儿用。

    他的生命力随着鲜血的流出而快速的流失。

    看着秦风,他的惊恐还没有散去。

    一个照面被杀的竟然是他,他也终于知道那些家伙刚才为什么脸上会是那样的表情了。l0ns3v3

    特种兵之无敌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