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苏柒早就好奇车里的人了,不过这一路上苏沫儿没有说,她也就没有问,还琢磨着,反正这人到了就知道了。

    谁知道是个戴斗笠的。

    瞧瞧身高身形,似乎没有见过的样子。

    看向苏沫儿,等着苏沫儿解释、

    苏沫儿还没有开口,从村口跑过来的苏棠说道:“是姐姐的病人,这种病很奇怪,得姐姐仔细照料着,不然就会发疯。”

    苏棠说着,对容珂露出一个类似挑衅的笑。

    容珂没有理会苏棠。

    病人……

    那就病人了

    反正病人的待遇只会更好。

    小孩子太天真,以为生病了就没有办法抢人了。

    真的是,天真呢。

    没有经历过社会打磨的人大概都是这个样子。

    容珂身影还有些虚弱刚一下马车,就走到苏沫儿身边,修长消瘦的身子靠在苏沫儿身上。

    苏沫儿回头瞧了一眼苏棠。

    “回你房间去。”

    “哦!”

    苏棠应了一声,嘿嘿一笑,往小楼上走去。

    村里的三层小楼房,是整个柳家屯的门面。

    对于这个小楼,苏棠也有几分喜欢。

    毕竟,这小楼房是他姐姐亲自花钱建造的。

    苏沫儿扶着容珂走到客房。

    容珂躺在床上,看一眼苏沫儿说道:“我休息了,你暂时不用担心我!”

    “那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暗三,我先去看看下面?”

    “去吧!”

    容珂应了一声,伸手摸了一下床上的棉被,是新被子。

    还有阳光的味道。住在三楼,推开窗户,能够清晰的看见月亮跟星星。还有树上的夜鸦。

    苏沫儿走下楼,周氏跟苏渠山都还没有睡,两人站在客厅里。

    瞧见苏沫儿,脸上闪过激动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这不是等你吗?吃东西没?要不要吃点东西……”

    “还可以再吃一些。”

    见周氏这么局促,苏沫儿叹息一声。

    坐在桌子旁边,周氏就往灶房走去,从灶房端来热乎乎的菜,有鱼还有肉,瞧着就是没有动过筷子的。

    苏沫儿心情复杂起来。

    周氏这表现明显的就是想要修复关系,只是关系哪儿有那么好修复呢。

    说到底看开之后,就想着融洽相处。

    把周氏当成亲娘一样孝敬是不可能的。

    苏棠换了一身衣服,从楼上走下来,堆在苏沫儿对面抱着碗也吃了起来。

    至于陈戚,依旧是个没吃饭的。

    不仅没吃饭,还差点被气饱两人。

    面对容珂的时候那种无力的感觉,真的是让人愤怒。

    然而,年纪还小,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看一眼桌面上摆着的另一只碗。

    陈戚默默端起来,跟苏沫儿一起吃起来。

    他年纪还小,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不会被人放在心上。

    ……

    努力吃多吃一点儿这样才能长高。

    然而……

    陈戚并没有完成自己的努力,吃了两碗还想继续的时候,被周氏瞪了一眼。

    陈戚缩缩手。

    不吃就不吃了。

    周氏看一眼盆子里剩余不多的米饭,心里有些闹腾,明明煮的饭够多了,按理说,是吃不完的,这晚上的,一般也不会吃太多,怎么就不够吃呢?

    难不成是她的厨艺突然就给变好了吗?

    这种想法一闪而逝。

    周氏心情突然好了一些。

    陈戚走到院子里,把树上的暗三招呼出啦。

    “皇上”

    “跟我去做一件事儿。”

    “?”

    暗三是暗卫,只需要保护皇帝的安全就可以了。

    陪着皇上,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别人面前还没有过呢。

    一时间还有些愣神。

    “你不去我会有危险,但是这件事我必须得做。”

    在破庙的时候,那个姓赵的老太太拿着菜刀在他脖子上比划,还看他的肚子,似乎在研究从哪儿剥开。

    今儿晚上就让姓赵的老太太享受一下这样的待遇。

    ……

    暗三看一眼身后的小楼。

    容珂站在窗前,习武之人的眼神都很好,对上暗三的询问,点点头。

    那个老婆子是该收拾一下了。

    陈戚带着暗三走出了苏家。

    不管是魏梓还是苏柒以及苏家的那些人都没有发现陈戚出去。

    两个人趁着夜色走到老苏家。

    苏家的院子围墙不够高,暗三翻身就翻越过去。

    陈戚跟宫里的那些大师傅学了很久的功夫,一堵墙而已肯定是难不倒的。

    借力跳进去。

    跟着暗三寻找赵氏的房间。走在院子里。

    突然……

    咯吱一声。

    一扇门被推开。

    陈戚一愣!

    这种时候是该躲开的,但是……

    他学的功夫都是正面杀人的,躲避的功夫……

    比不上暗三,暗三听见动静的时候已经走到阴影里了。

    ……

    陈戚站在院子里了,开间苏沫儿穿着一身中衣往茅房走去。

    苏莲儿还回头看了一眼。

    看一眼之后就没有在意了。

    就跟没有看见陈戚一样。

    陈戚这会儿迷茫起来。

    三房的这个姑娘到底有没有看见他呢。

    苏莲儿在茅房解决问题,再次回到房间里,也是安安静静的。

    没有左右扭头。

    没有网陈戚站着的方向看去。

    就跟……

    陈戚并不存在一样。

    这会儿,年纪不大,但是心眼比较多的陈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苏莲儿是看见了他。

    但是……假装没有看见。

    这么配合!

    真是聪明的姑娘。

    苏莲儿回到房间之后,陈戚更谨慎了,让暗三找到赵氏的房间。

    两个人用一些手段把里面关着的门打开,走进房间里赵氏跟苏老头躺在床上,呼噜呼噜的正在睡觉。

    一个比一个呼噜声响亮。

    果然……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陈戚对暗三使了个眼神,指了指苏老头。

    暗三瞬间明白了,这是要把苏老头弄昏过去的样子。

    暗三动手。

    苏老头昏迷之后,陈戚说道:“把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给弄晕过去,不管发生什么,就算响起杀猪一般嚎叫声都惊动不了别人那种。”

    暗三转身离开,不消一刻钟。

    暗三再次回来。

    说道:“除了方才小解的姑娘,都解决了。”

    “……”为什么不解决?

    那个姑娘看见我之后立马闭上眼睛。

    合作的很。

    没必要的。

    陈戚对于苏莲儿到底什么想法,并不在意,瞧一眼暗三说道:“弄晕去。”

    “……”暗三又跑了一趟。

    等暗三回来。

    陈戚把菜刀给拿了出来。

    对着赵氏比划起来。

    秋天夜里温度比较低,刀是铁质的,摸着冰凉冰凉的。

    陈戚拿着菜刀贴到赵氏老脸上。

    赵氏睁开眼睛。

    首先瞧见的就是覆着月辉冷芒的菜刀,眼睛一番,差点晕过去。

    陈戚怎么可能让赵氏这么容易就晕过去。

    警告一声:“敢晕过去就剁了你脑袋。”

    赵氏躲在被窝里颤抖起来,也不晕了。

    颤抖的幅度太剧烈了。

    陈戚看着就嫌弃,当成这老太太拿着刀对着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吓成这个样子啊!

    真的是……弱爆了。

    手里的菜刀贴近赵氏的脖子说道:“你还想吃肉不?”

    “不不不不不吃了。”

    “不吃了吗?不吃人肉可是要被饿死的。”

    陈戚说着,手里的刀一动弹,冰凉的感觉落在脖子上,赵氏当场就尿崩了。

    只可惜……

    被厚厚的被子给盖住了。

    陈戚没有看见。

    不然……说不准嫌弃的立马转身离开了。

    “不不会的,饿死也不吃了。”

    “不行啊,你怎么能够饿死呢,要不吃这个……”

    陈戚的实现落在旁边昏迷着的苏老头身上。

    赵氏摆摆手,颤抖的嘴巴都给歪斜了。

    再继续恐吓下去,说不准真的就把人给吓死了。

    得到这个结论,瞬间就索然无味了。

    处置人的心情也么有了。

    陈戚看一眼暗三说道:“弄晕吧!”

    暗三点头,手刀对着赵氏的脖颈劈了一下。

    两个人一起走回了苏家小楼房。

    暗三走回苏家,就消失在夜色了。

    陈戚则是回到房间睡觉去了。

    至于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

    ……

    夜晚本就是睡觉的时候。

    苏沫儿的一晚上睡的并不是很舒坦,半夜醒来,额头上全是汗水。

    做噩梦对于任何人说都是正常的。

    对于苏沫儿来说更是如此,只是做了梦之后,心情就有些难以平静,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了,噩梦带来的恐惧感不管是对于成年人还是幼儿都是极为深刻的。

    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天就亮了。

    推开窗子看一眼外面天空青白色。

    苏沫儿敲开容珂房间的门。

    这会儿容珂已经醒了。

    头发随意披散着,身上披着外衫,看见苏沫儿把人拉到房间里。

    关上门。

    “怎么醒的这么早??”

    “怕是换个地方不习惯,看看你休息的好不好?”

    “……”容珂盯着苏沫儿看了好一会儿。

    瞧见苏沫儿眼睛上的血丝,这可不是醒的早造成的,几乎是一晚上么睡才有这样的效果。

    把人推到床上:“你再睡一会儿,我就在旁边看着。”

    “……”

    看别人睡觉,这是什么喜好?

    苏沫儿在心里嘀咕一句。

    闭上眼睛。

    梦里……

    容珂被人抓住,什么剥皮抽筋,再往身上用火铲子烫一下都是小把戏。

    ……

    再次睁开眼睛。

    瞧着完整无缺的容珂,稍稍放心一些,做梦了只是一个梦。

    容珂见苏沫儿睡的不安稳,拿起枕头边上的白玉萧,放在嘴边,轻盈的曲调响起,闭着眼睛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甜蜜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