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书院 > 都市365bet 站长工具_365bet打不开_365bet官网中文版 >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 > 第331章 猪仁?还虾仁呢! 为【昵称炼狱】万赏加更
    王平藏身的这处栈道,是延伸到了海面上的。

    原本是海洋公园为了提供游人在海面漫步,同时遮盖下方杂乱分布的礁石而修建的。因为结构的原因,即便是站在栈道旁扒着栏杆往下看,也只能看到不时冲过下方的海水,却看不到栈道下面乱糟糟的景象。

    王平原本是想着在这里更隐蔽,必要时还能直接跳进海里。但是眼下,如何上去就成了问题。

    当然他自己是无所谓的,无论是爬外侧的柱子,还是从另一面的孔洞都能出去。可韩大侠这么大的体型,当真有些难搞。

    如果某人眼下“四肢健全”那还好说,可韩大侠的两条胳膊,昨晚在楼顶的时候就被袁晓晓全都给卸掉了关节,此时压根就不着力。不然也不至于被人塞了满嘴的泳衣都拿不出来,还得靠脑袋撞柱子叫某獾起床了。

    眼看老韩头尝试了半天,在礁石上磕的满头包也没能爬起来,下半身还泡在水里,像是条搁浅的鱼,王平也无奈了。

    指了指头顶,某獾把小爪子括在嘴边,比划着喇叭状呼喊的姿势,却遭到了韩大侠的严词拒绝。

    “我不喊!”

    韩大侠拨浪鼓一般的摇着头,脸上说不出是委屈还是羞恼,斩钉截铁的哼道:“打死我都不喊!太特么丢人了!我要自救!我可以的!”

    “切,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平撇嘴,满脸的不相信。倒不是他瞧不起某韩,只是眼下他在的这个位置,脚下是近60°的斜面,上面沾满了浒苔和黏糊糊的水草,脚一踩就打滑。手脚并用都未必爬得上去,何况这货还是个半残疾。

    于是就在某人再一次摔在礁石上的时候,某獾直接转身,爬上礁石从栈道下钻了出去。

    “喂,老大,你去哪啊?”韩大侠皱眉追问,某獾却是没理他。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栈道上响起一阵脚步声,还伴随着一阵听不懂的阿拉伯语。随后,脚步声在头顶的位置停下,空气中一阵尴尬的安静,韩大侠就惊恐的看到,有人趴在自己头顶的栈道边缘,把脑袋伸到下面来往内侧看。

    此刻,某个衣衫散乱,满脸菜色的中年大叔,半瘫着靠在漫过海水的礁石上喘气。在他不远的位置上,还扔着一件皱皱巴巴的女士连体泳衣。

    “噫~”帅气的潜水教练根本就难以掩饰脸上的嫌弃表情。

    “呜……(?﹏?)”韩大侠抖着嘴唇,不知道是应该先和这位外国友人解释,还是先大哭一场再说。

    随着艾尼斯报警,很快,依旧在坠机的海面上打捞的海警快艇就开了一艘过来,把韩大侠扶到了快艇上。并在韩大侠的提示下找到他衣服里已经快被泡烂的证件,急忙上报国际刑警。

    王平在快艇离开前,不顾艾尼斯的呼喊从栈道上跳了下去,打算抱紧韩大侠的大腿。也免得艾尼斯这小哥万一靠不住,再被送去人道毁灭。

    韩大侠制止了差点就掏枪的海警,只是看向某獾的眼神充满了怨念。

    “你那是什么眼神?”

    王平抓着手里的东西,找了处还算干爽的船舷坐着,注意到某人的目光,便呲起牙来:“老子找人救你,不说感激就算了,怎么看起来还挺不爽?”

    要是以前,某獾用这种表情瞪他,老韩头早就目光躲闪的低头了。然而这次却没有退缩的意思,眼神越发鄙视的看着某獾,同时视线不断在他的爪子和身上扫来扫去。

    “啧,你这人真是……”

    王平抓了抓头,顺着某人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身上那件蓝色的小紧身衣,自己的眼神倒有些躲闪了。

    “老子不就是顺便洗了个澡,换了件衣服嘛,至于这吃的……”瞥过爪子里抓的那串鱿鱼,便抬爪指着还站在栈道上的艾尼斯,“哥人缘好,是这人家小哥非要请我吃的,盛情难却,这我也没办法啊!”

    “哼!”

    老韩头黑着脸,满腹憋屈。

    虽说从认识顾朗以来,只要有某獾在的地方,自己的日子压根就没好过过。不是当厨子,就是做苦力。但眼下这次,却是韩大侠自认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次了。

    “咕~”

    也不知道是谁的肚子,这会儿跑出来凑热闹,于是韩大侠的脸色更黑了。

    随着海警快艇绕过海洋公园的范围后靠岸,大批的军警和国际刑警都闻讯赶来。甚至还有记者跑过来想要拍照片,被警察远远的拦下。

    某獾急忙跳起来躲在韩大侠的背后,以免被哪个家伙拍到。

    之后照例是走流程,不知道韩大侠这家伙是怎么和警方对接的,反正一回到警局,王平就被安排了在了一个小单间里,还有专门的警察24小时的跟着,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就是不许出门。

    王平也不着急,韩大侠虽然脑子笨了点,但人品还是有保证的,不至于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獾”。

    “不过这要么算的话,加上顾老三、李梦蝶和胡黎两女,我已经是不少人的‘恩獾’了呢……”

    警局的某个小房间里,某獾吃着“公款牛肉干”,美滋滋的想着。

    在吉赞只待了一天,第二天天还不亮,睡梦中的王平就被带到了一辆警车里。显然韩大侠有过特意关照,派来领王平离开的警察不但显得很客气,甚至还能说几句不甚标准的普通话。

    开了近7个小时,等到过了中午临近利雅得,警车却是直接开向了北部的机场方向。

    这一路负责安抚某獾的警察小哥哥,看着略显不安的小身影,想了想便用开口说道:“泥得,猪仁……栽,拿离,瞪泥!”

    王平:……

    “猪仁?还虾仁呢!这死老韩真够精的,连个看热闹的机会都不给!”

    王平还想探听点内幕呢,原本指望能跟着韩大侠,听一下他和同事对接案情。毕竟回头自己从新闻里看到的东西,至少会有一半是扔出来给别人看的。只是没想到,韩大侠这混球压根连面都不露。

    一直到了机场航站楼,这边警车一停下,就从外面被人拉开了后面的车门。王平抬头看去,正看到笑眯眯的韩大侠和随后跑来的顾老三。

    “老大!你没事吧?”

    顾老三一脸的憔悴和担心,亲眼见到某獾从车里跳下,才算是松了口气。

    眼看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穿西装制服的小伙帮忙推着行李,最上面还放着一个崭新的航空箱,王平撇过头去,似笑非笑的看着韩大侠。

    “呦,这是赶我们走呢?”

    老韩头恢复了他面对某獾时的状态,眼神躲闪的扭过头去。

    拍开某人伸过来的大手,王平爬到行李上,一脚踢开航空箱,在下面的旅行包上摸了摸,感觉到侧面硬邦邦的东西,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东西没丢就好!

    “呵……”

    看着依旧恶形恶状的某獾,顾朗和韩大侠相视一笑。韩大侠拍着顾老三的肩膀,叹息着说道:“兄弟,这次时间紧,而且这边不是咱的地盘,我就不多说了。等我这边交待完了,回国哥再给你摆酒压惊!”

    “好啊!”看样子之前韩大侠也和某咸鱼交待了,顾老三倒是难得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点头说道:“就魔都望江阁吧!我可等你电话哈!”

    “我……”

    韩大侠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喀……”

    某獾差点笑出声来。果然,贱人还是那个贱人,张嘴就是人均消费3000块的地方。